袁国勇指病毒能如“忍者”般影响人类先天性免疫系统。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及玛丽医院微生物学系及外科学系组成的研究团队发现,新冠肺炎制造出来的病毒数量是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3倍。

团队周六公布了研究结果,利用体外人类肺组织感染模型,比较了新冠肺炎和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在体外人肺组织模型中的感染力、复制效率、细胞嗜性,和免疫活化等特征。

研究结果发现,在48小时内,新型冠状病毒在感染肺组织中产生的有感染力病毒颗粒比SARS多3.2倍。

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病毒量在首48小时内可达至最高100倍,SARS则去到最高约二十几倍。

干扰素升幅则相反,新型冠状病毒对人体免疫力的干扰素影响只有2倍至3倍,SARS则可达十几倍。由于干扰素愈高愈能令身体免疫系统作出反应,故不少SARS患者在患病初期已出现病征,反之新冠肺炎部分患者在初期只出现轻微甚至没病征。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港大微生物学系临床助理教授陈福和表示,患者感染SARS病毒后,人类细胞受体会产生先天性免疫反应,制造可防止细胞被进一步感染的干扰素,及产生炎症细胞因子,致有明显病征出现,而带病毒量最高峰为感染后7日至10日,是最易传染他人的时期。

他说,对新冠肺炎,人类细胞受体却无法产生炎症细胞因子,最终身体免疫反应低。病毒感染身体的首48小时内一直在身体内繁殖,但身体没有反炎反应,也无法释放出干扰素,也就不像当年SARS引起明显的反应。

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就此表示,这就为何病人的病毒数量很高,但却可以没有征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