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最近,高等教育部部长由于在网上大力推广抖音(tik-toK)视频,而遭到网民大加鞭鞑。

平心而论,高教部部长在行动限制令期限里,推广了一连串的活动,包括在线Makcik Kiah 问答比赛以及抖音视频,其原意是要大学生无论现在是在大学的还是家乡的,都可以乖乖待在家里。

如果单看部长本人的用心,其实并非没有道理。但是如果放在整体高等教育部门的规划,那么这个做法就显得浮夸和单薄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教育部和原本旗下的高等教育部可说是经历了一番高潮、风波迭起。高等教育领域在希盟执政后,迎来一小段的开放热潮。

- Advertisement -

从学生自主处理校园选举,到学生代表理事会逐步取回学生事务的权利,到允许政党在大学设立各自的支持者俱乐部,这些改革都是比较正面,甚至激进的。

但踏入2020年,厄运就不断找上高等教育领域。原定于2020提呈国会,用以取代《大专法令》和《私立高等教育机构法令》的《高等教育法令》草案,因为马智礼的被“辞职”而被拖慢。

过后上任代教育部长的马哈迪已经同意继续推行马智礼进行的改革,却又迎来中央政府的更换,整个高教制度的改革也因此暂时停顿,甚至可能必须重新再来一遍。

当新冠疫情在我国施虐后,摆在高教部眼前的是一种全新、陌生甚至以前我们完全无法想象的挑战。我们没有想象过,大学可能长期不能上课;大学的实验室和科研在人员限制下也可能无法运作;当然其他非必要性的服务和活动,很可能长期进入冬眠状况。

基本上,新冠疫情已经把我国的高等教育制度逼入一个死角。但危机很多时候处理得当,也可以变成转机。在挑战临门的时候,如果我们可以适时调整也改革,那么危机过后我们见进入全新的阶段。

因此,高等教育部长与其继续热衷于社交媒体和学生打成一片,或者到处巡视,倒不如趁这个疫情空档,彻底重整未来高等教育领域发展的路线。

未来,马来西亚的高等教育机构,包括政府、私人大学,或者师训学院、技职教育学院如果要继续获得学生的青睐,那么一个完善、有效的线上教育系统就是必要的条件。

- Advertisement -

此外,大学的教授和讲师,无论是进行科研或者教学,都必须具备远程控制或者线上教学的能力。这也意味着,大学必须开始投入资金重新整合硬体设施,确保它们具备自动操作和远程控制的功能。

大学也必须通过再培训,确保教学人员懂得利用线上资源,尤其是日新月异的网上教学软件,整合到教学系统里。

以上所言虽然只有短短几撇,但如果高教部的确是认真的要成为最后的赢家(政府部门最新宣传口号 – #kitamestimenang),那么以上的改革,必须争分夺秒的进行,绝无拖延的空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