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后的世界,会是怎样的光景?新冠肺炎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已在行动管制令进入25天后,浮现出来。纵然大部分网民认为,政府应延长行管令,直到成功抑制疫情,避免前功尽废,但也有很多人在疫病到来前,或已经遭失业“吞噬”。

大马统计局日前就公布,新冠肺炎预计给大马就业市场,带来极大冲击,有46%自雇人士表明将失业,其中服务业和农业情况最严峻,至少有15%和21%人失业。71.4%自雇人说,自己储蓄只能支撑不到一个月。

本报日前也透过脸书投票,让读者表达需要,或不需要延长行管期。最后,有79%网上读者投票“需要”。新闻出街后,有网民一针见血指出,投票结果实际上反映了家有储蓄,和即将断炊的读者比例。

除非家有余粮,才能支撑行管期延长。否则,疫病没有到来前,许多个人和家庭都无法支撑而断粮断炊,行管令的行动意义将顾此失彼。

生命和生计之间难以平衡,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来自医学界,马来西亚医药学院吁请政府延长行管到开斋节后,避免回乡潮造成扩散。大马医药协会13名现任和前任主席却发表公开信,促政府谨慎地逐步放宽行管令,制定严格商业活动指南、续守社交距离,让更多人“生存”下来。

- Advertisement -

“生命还是生计重要”,两者之间如何取舍,成为疫症当下甚至之后,政府、社会和个人最需要思考和反省的议题。

- Advertisement -

学者引述统计局数据预测,大马现下至少有210万人失业。这也显示,过去无论谁当政府,政府的治理模式、经济政策和改革都没有起到保障弱势群体、自雇人士和日薪族作用。这些群体经不起疫情冲击,手停口停,政府未来制定经济策略时,必不可将之排除在外。

新冠肺炎疫情平稳之后,世界对传染疾病发生的社会管控、经济,必会有更多思考,出现翻天覆的改变。许多人经此一役,其人生脉络和看待社会不同阶层的需求,肯定有所不同。

期许制定政策者和人民,从此更理解低下层面对的苦难。只有社会所有人并肩,才能一起跨过时代困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