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江湖过去一个月纷纷议论新冠肺炎疫情,不过,大家对民政党的未来还是有一些兴趣。在刘华才博士领导下的民政党会有什么做为?是否真的可以突破困境,打造足以和国盟或希盟抗衡的第三股势力?有老党员向骆冰抱怨,前途茫茫,过去两届大选难,来届会更难!

起初,他们是很赞同民政党退出国阵,只是过后的政治演变,加上民政党一直找不到有利的立足点,有党员觉得就像汪洋中的一条船,不知是要驶向对岸还是回航?如果你进一步以丹绒比艾国席补选的成绩来作为考量,民政党的得票是超乎意料,却跟他们雄心万丈要打造的第三股势力还是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2018年大选后,有人高度赞扬民政党的“果敢”决定,认为脱离国阵对民政党而言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这一个被绝大多数选民认定是贪污腐败的政府,民政党早该下这个决定。要是民政党在2018年跟国阵分道扬镳,有人说,民政党可能还会有一席之地。现在看回,你认为能吗?单打独斗这2年来,民政党在众人的心目中有几分?份量有多重?

308及505大选后,民联的崛起,打破国阵及巫统一党独大的局面,逐渐形成两线制。2018年大选,化身希盟的政治盟体一举打败国阵,赢得了政权。只是希盟担任中央政府那段时间的表现,不尽获得民心,虽然我们有看到政策上的改革,整体来说,答应的大事没有做到很详尽,说好的小事,最后是选民被糊弄过去。迷迷糊糊中才警觉,希盟最后是败在自己的手里。

- Advertisement -

我国的政治主轴,长久以来都陷于种族、宗教的纠缠中。由国阵尤其巫统主导的局面,数十年来如一日、没有变化。很多华裔选民相信,有民主行动党的希盟将会突破这个局面、打破僵局。结果如何,大家心里有数。标榜着跨种族和宗教的大马精神,只是局部体现在某个领域或某个时段,很多时候谈到土著权益议题时,过于突显其他种族是很敏感的。因为敏感,大家最后选择不谈了。

第三股势力这个口号,早在很久以前就被提出。曾经有多位左翼人士和左倾党团,如社会主义党、人民党、集体智慧(CI)、伊斯兰复兴阵线/对话计划、马来西亚青年阵线,成立了一个“马来西亚左翼联盟”(简称左联),希望在国阵和民联之间,为选民提供替代的选择─社会主义,成为政治上的第三股势力。结局如何?可悲不是他们被败走沙场,真正可悲是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你再继续研究大马政治,左联不是首个左翼政治联盟,也不是第一个祭出第三股势力的政治联盟。1960年代劳工党与人民党,就曾组成社会主义阵线(社阵),跟当时执政的联盟(国阵前身)一较长短。社阵在1959年及1964年的大选中,分别取得8国16州及2国8州议席,更在地方议会选举中,夺下多个城镇的执政权。他们当年是选民除了联盟、民主行动党、伊斯兰党之后的新选择。

- Advertisement -

只是最后,随着地方议会选举的废除,劳工党与人民党在语文及文化政策上的分歧而分裂,斗争路线开始转变,加上当局强力镇压,社阵随即慢慢在政治舞台上消失。

从60年代回归现在,509大选后的格局很清楚,人民是因为不满国阵政府,才会用选票把国阵拉下台。如今看来,国阵和希盟都做不好的情况下,我国确实需要第三势力的崛起。只是,单靠民政党是否能掀起这个第三股势力?再看回之前有迹象显示民政党可能会借助阿兹敏的加盟,尽速东山再起。结果的结果,民政党原地踏步,最叫人津津乐道的,还是请到时任首相敦马出席团拜。

过去一年,民政党的表现是很接近地气、很靠近民声,服务人民为主的形象很鲜明,可惜政治工作不能只是单靠这些,民政党需要的是有策略性、有目标、有方向的方针,更需要有实力相当的伙伴,否则来届大选也是白忙一场,赢得了掌声却赢不了议席。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