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文辉

今年春分刚过,南国的天气就是闷又热、潮湿加气压低,使人很沉闷、难受!

然而,更难受的是这当儿,新冠病毒蔓延到世界各地200多个国家,特朗普如愿已偿:“美国第一”了。于是,我就自我“禁足”在家。

打开电视,不论哪一个频道,都是铺天蓋地的报道世界各地的疫情,而且出现一个特别插入的节目:“全球的记者呼吁:居留在家、勤洗手。”

- Advertisement -

在清明节的前夕,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通过电视直播,向全国人民宣佈:新加坡将在7日(星期二)起,所有非必要服务的工作场所与商店将关闭。李总理说:为阻断病毒传播链,请“留在家”;——这就算是“禁足”了!或叫“半封城”了吧!

“禁足”是有必要的,不然那些自己已染有病毒仍未知情者,却在滿街趴趴走,而把病毒传开出去!

现在“禁足”,大部分的商店都关了门,整个市街清靜下来。这却突然使我回忆起童年时在乡镇居住时的一幕:紧急状态的年代,殖民地的英军经常在清晨突然宣布今天“戒严”,所有的人必须留在家里,工作不能去,上学的也不能去,商店不能开,一个乡镇突变成“死城”;那是因为英军要捉人。

——现在,我们“禁足”是要自己救命!

然而,在西方国家政府也有宣布“封城”或“禁足”的。但是,人民却不肯守法、不听话、不合作、更不自救。主要的禍首原因就是:“自由主义”在作怪,使欧美的疫情肆虐,这是自食其恶果!

当宣布“留在家”一个月时,大家都纷纷湧入超市购买日常生活用品,准备在家好好“禁足”一个月。“禁足”不是“封城”或戒严,还是可以上街的,只是没有必要时就不要出门,李总理说得好:“这么做既是照顾好自己,也是保护好我们年长家人以及体弱的人士,避免他们受到感染。”他吁请大家积极配合这些新的防疫措施,齐心对抗疫情。

新加坡人大都很成熟,我想一定能配合得很好,共同努力抗疫,使疫情早日过去,恢复往日的忙碌、繁荣和快乐的生活!

今天是“禁足”的第一天,现在是清明刚刚过,昨晚一夜春雨。清晨醒来,空气一片清新,鸟儿已在枝头对话,小松鼠一树跳过一树,正在寻找他的早餐。

不一会儿,太阳露出半个脸儿,东方一片曙光。再过一阵子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床前的地板上。望眼窗外雨树在微风吹曳婀娜多姿,小黄花飘落一地,把停在车场上的汽车换了一片黄色。

早餐咖啡、面包加蛋。一手翻开报纸,新加坡第三轮预算案,助企业停业不停薪、成年人可获6OO元现金补贴。另外一版新闻:马国100亿令吉配套助中小企业渡难关。

- Advertisement -

——两国政府的关心人民的生活,由此可见。这也是两国人民的福祉!

入晚,孤灯下夜读:那本友人送的、法国人写的《美国陷阱》;——讲述他自新加坡搭波音飞机降落在纽约机场后被逮捕,中了美国的陷阱的故事;——这突然使我想起中国华为的孟晚舟,搭机在加拿大过境被加拿大替美国人逮捕,难道也是跌入“美国陷阱”?

——壹天悠悠就这样过去了,等待明天的曙光再来!继续我的“禁足”家居生活!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