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抗疫非常时期,江湖依旧暗流汹涌,老马动向仍受注目,都说他等待一个时机绝地反扑,因抗疫推迟的土团党选将是第一个战场?

为何说是反扑?认识老马都知道,他的字典里没有“输”这个字。

换言之,301变天若如他所言被背叛,老马必定伺机夺回他失去的一切?诚信党前部长卡立沙末会见老马,记述老马讲了三个要点:“要拿回自己的政党(土团)”、“重返希盟”、“一切还没有结束”。

是的,三句话串联起来,隐含着一股战意。换言之,老马不放弃,他要战下去?

- Advertisement -

推迟到6月的土团党选,老马不战而胜留任总裁,但慕爷的党主席面对马公子挑战,这明显将是一场老马与慕爷的代理战。而马公子原来的老二职位,则由老马亲信马苏基与霹雳大臣阿末费沙较劲。

土青团一哥之争,寻求连任的赛沙迪,亦为老马的急先锋,面对副部长旺费沙挑战。旺费沙原为赛沙迪助理,声称出战获得上头祝福。

可以想见,土团党选壁垒分明,马派与慕派大拼斗。换言之,除了总裁老马不受挑战,党主席、党老二、青年团一哥、妇女组一姐,都是殊死之争。

好玩的是,土团已修改党章,投票从代表制换成一人一票制(类似公正党)。有此一说,慕爷虽掌控土团多数国州议员支持,但有传基层干部或比较倾向老马?果真如此,慕爷在党选中未必可以笑到最后?

老马虽斥慕爷背叛,慕爷仍不愿与老马正面冲突,包括没有挑战老马的土团总裁一职。随着新政府成立,柔、霹、甲三州政权先后变天,但即便吉打州政府希盟已失多数席,慕爷仍没有逼退大臣马公子。

慕爷这些那些动作,貌似仍为讨好老马?如此一来,不少希盟支持者不免怀疑:老马究竟是希盟的朋友还是敌人?

一些希盟铁杆支持者直指,老马是希盟倒台的罪魁祸首,所谓国民同盟政府亦为老马的阴谋。理由?慕爷上台后,老马不止一次批评安华痴迷首相大位,而且老马照样出现在国营电视台新闻。

然而,也有希盟支持者认定,老马与慕爷决裂不可挽回,当前希盟仍需老马带领翻盘云云。都说老马心中有一股怨气,一是老马等人的国会议员拨款被冻结,一是慕爷撤换了土团总秘书马苏基。

这位马苏基,老马私人秘书,希盟时代副部长,据称非常得到老马信任,撤换马苏基绝对激怒了老马?

好了,万一慕爷输了又如何?若变成一位没有政党支撑的首相,如何是好?率同土团国会议员跳槽巫伊,又或另外成立一个马来新党?

若是马公子赢了?很简单,马公子接掌土团,接下来看老马了。

前不久,卡立沙末会见老马,进行一场心与心的交流。根据卡立,当问及现在最想做什么,老马回应说“要拿回自己的政党”。

卡立再问:“如果你赢回党会怎么做,你想土团留在国盟还是希盟?”老马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重返希盟。”卡立临走前,老马对他意味深长说了一句:“一切还没有结束。”

是的,胡一刀也相信还没有结束。即便慕爷在党选赢了马公子,老马不会任由慕爷在土团里悠哉闲哉?

- Advertisement -

此前,慕爷曾致力争取老马的认同,不断尝试拉拢老马站在他这一边,不过老马看似不为所动。何以慕爷需要老马?或许他太了解老马,又或正如卡立所言:“与老马为友胜过为敌。”

问题在,变天后据说希盟意见不一致,有些人相信仍需要老马翻盘,也有些人认为应放弃老马力挺安华,更有些人认定唯有靠老马与安华再联手。话说回来,即便希盟和安华接受老马,选民是否也接受又是一个问号?

别问路在何方?希盟路在脚下,翻山涉水,两肩霜花,风云雷电任叱吒,一路豪歌响天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