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婉玮

疫情使民众的行动受到严格管制,近期只能徜徉在网路世界。

疫情彻底改变我们的社交模式,一切的社交活动都可以在网路上进行,除了购物,还可以上网课,各式各样的新闻频道播送消息,让我们不与世界脱离。不少的“网红”也关心疫情,且切入探讨社会现象和国际动态,虽多为一家之言,但或多或少可以促进网民对疫情多一份关注力。有些“网红”尚可以媲美正经节目的时评人。不过现在网上还是显得良莠不齐,网民不可能照单全收,否则就会被一些不实的和扭曲事实的评论误导。

关于台湾某名嘴污名化大马的事件,其实在网路世界日常游览的新闻频道也充斥着不少类似的,欠缺客观和无中生有的评论。

- Advertisement -

观众和网民不可能只透过一两个时评节目去了解世界的宽阔。如果针对台湾一百多家的电视台,观众选择频道和节目时,有必要先了解以政治挂帅的媒体生态发挥带新闻风向的作用。所以,台湾在疫情爆发后,也少不了政治立场将台湾名嘴对疫情的论调划分为亲中派和亲美派。

就拿口罩来说,亲中派的名嘴起初严批政府禁止口罩出口,亲美派的则不但支持政府,还批评捐赠口罩给中国大陆的台湾艺人。两个月后,两派的名嘴对口罩的立场倒转过来。正当台湾的病例数开始上升,而西方国家疫情迅速扩大的时候,台湾政府却一改初衷而将口罩捐赠给外国,获得了亲美派的名嘴认同。而亲中派则批评政府不顾人民而捐赠口罩。可以理解的是,亲中派的转态,其实是基于疫情转变而来。

- Advertisement -

一般而言,网路世界乃不分国界,但是某些意识型态也将网民划分为对立的社群。只要观察新闻频道采访的对象、剪接的片段和新闻标题,不难判定频道的政治偏好,尤其是亲中和亲美的偏好。除此之外,同性婚恋、种族主义、民粹主义等等,在网路上也是各有支持和反对的社群,而造成的对立和谩骂并不亚于现实社会的群众冲突。

我们愿意将私人的情绪和个人的看法公告于网路世界,与他人分享,同时从他人的分享获取不同角度的看法以及生活经验。这是正向的网路作用。当网路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时,却常忽略网路上的社交礼仪,缺乏尊重差异。网民与“网红”以及“网红”之间的意见不对调时,容易演变为网路霸凌。

其实,网路不只是传播政治意识和情绪输送的工具,也是不同的宗教元素和文化互动的平台。当网路为我们打开看世界的眼界时,作为网民,也应有接受不同眼界与角度的肚量,维护这片神奇的滋养言论自由的土壤。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