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年少也喜欢ABBA,尤其那一首The Winner Takes It All:“赢了的人夺走一切,输了的人独自凄切,道理简单明了,何必多作解释?”

是的,何必多作解释?胜者独揽一切,败者灰飞烟灭。君不见,即便抗疫非常时期,慕爷迫不及待大风吹,出手撤换希盟委任官职,看似急着犒赏自己阵营的支持者,也安抚巫统、伊党没有官位的大爷?

原来,慕爷3月1日宣誓首相,人事布局尚未安排妥当,旋即爆发新冠病毒冲击,慕爷和内阁手慌脚乱应对。

有一则冷讽漫画,说的是老马适时下了野,把抗疫乱局留给了慕爷。想想也有道理,要是希盟政府仍在,如果一个处理不当,希盟真的就成一届政府,从此或许没有机会重生?

- Advertisement -

如今被逼下野卧薪尝胆,下届还有机会翻身一拼?

关键在于,慕爷政府只是弱势政府。胡一刀说过,慕爷犹如鳄鱼潭上走钢索,巫统、伊党这些大小鳄鱼,不怀好意等着他失足掉下?

尤其巫统,一大票没有官位的发泄不满,包括老二末哈山、前部长卡立诺丁、阿扎丽娜、沙里尔,还有达朱丁、邦莫达等,他们甚至有人要求解散国会大选。

幸与不幸都好,新冠病毒的爆发,让慕爷获得喘息的时间与空间。虽说抗疫对慕爷是严峻挑战,不称职部长闹笑话更让慕爷难堪,但慕爷正好趁势整顿他的新人事布局。
不用说,518国会复会是至大关键,届时慕爷新政府的底牌便得掀开。

伊党曾称新政府获得114席力挺,然而全体国会议员合共222席,换言之114席只是微差少数席,所以一直传出拉拢希盟议员之说?

话虽如此,安华早前表态,抗疫非常时期,希盟不会趁国会会议提出不信任动议。有此一说,此时此刻,解散国会大选,根本不是慕爷选项,也不会是希盟意愿?

话说回来,对于内阁以外的官位安排,尤其官联公司(GLC)与官联投资公司(GLIC),慕爷出手显然比老马更狠更快?

509大选老马再度上台,不急于安排GLC、GLIC与政府机构官职,甚至有的拖至一年后才拍板定案,现在慕爷上位一个月就急着出手?

今年301变天前后,总检察长汤米、反贪局长拉蒂花,便已先后呈辞,但选委会主席没有辞职。

最近两个星期,慕爷做出多项委任,包括自己亲任国库主席,伊党哈迪老兄任中东特使。江湖有传,慕爷组阁遗漏包头佬,没有委之副首相或宗教事务部长,唯有设立中东特使来安抚与维护包头佬的颜面?

所谓首相特使,具有部长级待遇,自纳爷时代创设,首任驻华特使黄家定、驻印度特使三美维鲁,还有一位驻远东特使张庆信。

慕爷上台后撤换的职位,包括G25马来精英组织诺法丽达的人力资源基金主席,还有玛拉土著信托局主席、马来西亚棕油局主席等。

- Advertisement -

其他备受注目的包括前国行总裁洁蒂,她是否将保住土著投资基金主席?还有还有,行动党主席陈国伟等,不主动辞去希盟委任的官职,但做好“随时被中止职务的准备”?
这些职位包括陈国伟(驻华特使)、黄家和(永续能源发展机构主席)、黄德(木材工业局主席)、欧阳捍华(巴生港务局主席)、陈泓缣(纳闽港务局主席)、黄庆伟(砂商用车辆执照局主席)等。

接下来不妨猜一猜,当慕爷进行人事更迭,变天有功的纳爷和扎爷将得到什么“补偿”?

台上唱着胜者赢完,台下观众纷纷纭纭,自始至终冷眼旁观:又一轮游戏开始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