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抗疫期间,本地两首改词创作,讽刺意味颇为吸睛。

其一,苏维胜唱的《隔离症候群》:“有人总是喜欢偷偷出去,希望mata没有注意,越危险越觉得有趣。”

其二,陆玟静唱的《他不懂你的话》:“叫你stay home呆在家,跑步怎么啦,健康你懂吗,谁家的爸爸?他不听你的话,他要喝茶,他坐到收档你吹得他涨吗?你不懂他的话,当他唱歌,又是他说可以去打包,搞到三餐都要往外跑,无端端又要被警察捉。”

禁足令已进入第二个14天。政府宣布了第二阶段行动管制,严厉实施行动限制或禁足令,便利店、超市、餐厅、油站及外送服务,限制在早上8点至晚上8点营业。

- Advertisement -

其实,人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在家呆一个月不出门会抽筋、会憋死吗?

胡一刀觉得尚可适应。或许,唯一不舒服是不能出门晨走,现在只能改在家里范围晨走,而且仍可保持每天走一万步呢。

然而身边朋友,大多处在一种无形的焦虑中,不出门就好像发了大病一样,甚至比得了新冠病毒更严重!胡一刀老家所在的新村,几乎不见有警队站岗或设障,起初还有朋友偷偷溜去晨走,果然是“越危险越有趣”?

而后大家都乖乖留在家里。很简单,随着警队宣布,即便住在围篱社区居民,到屋外跑步一样受对付,加上专科医生槟城公园跑步被控,晨跑友想不乖乖遵从都不行呗。

此前警队声称,行动管制之初,仍有10%人不遵从管制令,后来逐渐改善增至97%遵从。可是,何以被逮捕违反者却日有增加?比方单单329一天,便有828人违反管制令被捕。

不免狐疑,这些不能待在家的人,为啥漠视或挑战管制令,随心所欲出门无所事事游荡?莫非,偷偷溜出去,比偷情更刺激,比偷吃更有成就感?哎呀呀,不安于室的人,你吹得他涨吗?

于是,就像猫捉老鼠游戏,当警队设路障检查,他们就想法子躲开,但上的山多终遇虎,当场被捉包的奇形怪状,包括跑步、踢球、钓鱼、赌博、放风筝、训练鸟儿,甚至在海边庆生、树下抽烟、凉亭聚众喝酒都有。

一句话,违反管制令被捕的各族大有人在,除了一批116名聚在回教堂的祈祷者,还有前往清明扫墓的华人被控。

有某个疯传视频,是一骑摩托印裔大叔,警察问他晚上出来干啥,大叔答他必须喝酒之后才能睡觉。结果他被放行。

最神其中一人“带婴儿出来散步”,还有一人出来交食谱给朋友,结果被捕。你别笑,在槟城某渔村,一名在码头无所事事的渔夫,发现有警队突然前来检查,一时情急之下跳海逃走。

没有最神,还有更神。被警队拦截的违规者,不少以买粮、买药物为由推挡,有人每天出来只为打包一份咖啡,但有一人被识穿一天出门四次买粮,次数之繁即连站岗的警察都认出他了。

当然打包是被允许的,关键在有些人打包好了,与其他来打包的人站着吹水,似乎少讲两句会吃亏会抽筋。哎呀,再这样下去,全马有可能一律禁止打包,就如彭亨某些地方禁止那样。妖,这是大家想要的吗?

抗疫期间,违反管制令者,可在《刑事法典》阻差办公条文下被控,罪成可判监两年或罚款一万或两者兼施;又或在《1998年传染病防治法令》下被控,罪成可判监6个月或罚款一千或两者兼施。

然而你说他们怕吗?感觉上,很多人还是不怕,你看很多路上仍是车流,既然他们不怕新冠病毒,或许可以送他们上抗疫前线?

- Advertisement -

有一张疯传照片抨击“乱出门的人”,出门前先想好吃哪一样:一皇家咖哩饭、二医院餐、三元宝蜡烛!虽然有点毒,却反映大多网民意愿,支持管制斩断传染链,痛恨那些出门游荡的乱人。

即便是猫捉老鼠的游戏。可是,别幻想自己总是Tom & Jerry那只老鼠,一厢情愿以为猫永远捉你不到。说破了,你不过是过街老鼠。

一粒老鼠屎,搞坏一锅粥。切记切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