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导:杜敏怡

来自威省的孕妇临盆之际由丈夫载往医院的路上,恰好遇到军警在槟城大桥收费站附近设路障而大排长龙,所幸这十万火急之刻获得警员开路,以及其他车主的体谅与礼让,才能在作动2小时多后,顺利到达槟岛医院分娩。

来自威省的孕妇临盆之际由丈夫载往医院的路上,恰好遇到军警在槟城大桥收费站附近设路障而大排长龙,所幸这十万火急之刻获得警员开路,以及其他车主的体谅与礼让,才能在作动2小时多后,顺利到达槟岛医院分娩。

为配合行动管制令,军警在槟城大桥收费站附近展开路检,导致多辆罗里与轿车动弹不得。对一些有紧急事故在身的车主来说,他们唯一的通道就是紧急车道,但这时候要驶出该车道,还需视其他车主是否要让位。

其中,一名陈姓男子周五向本报记者透露,其妻子于周四上午9时许,便在新邦安拔住家出现临产的征兆,即见红与破少许羊水。

不过,两人原已计划到南华医院分娩,当时就想直接前往检查和入院。

- Advertisement -

由于早前获知槟城大桥收费站设有路障,所以出发前,他使用行动导航应用程式,来查询有关的交通情况。

该程式显示只会塞车5分钟,情况不是属于很严重,加上大桥前往医院的距离比槟城第二大桥来得近,他与妻子便随即出发。

岂料,车子驶过柔府收费站后,他们就受困在车龙,而且塞了1小时半后,本来在休息的妻子开始阵痛。在长长的车龙中,他望着妻子痛楚的模样,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担心着妻子与宝宝的安危。

“我只好开启车子的紧急讯号灯,再驶出紧急车道,可是当时也有很多罗里与轿车在那条车道上。”

- Advertisement -

除了他们两人,也有其他车主面对着紧急事故,其中有一名车主同样急如星火,赶着送发烧的孩子去医院。惟,该名车主了解其妻子的状况后,最终还是选择让他驶出车道。

他们在那路段共塞了2个小时,之后在大桥收费站前的转角处,才遇到军警正展开路检。他急忙向警察说出妻子的状况,之后该名警察便联络其他同僚,以为他们的车子开路至大桥。

上了大桥后,大桥至医院的路段都属顺畅,而妻子则也通过2小时多的车程,顺利到达南华医院,并将宝宝诞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