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中堂

世卫组织在各国的千呼万唤下,终于定义新冠状病毒为“全球大流行”。当时,我国的新冠确症人数也突破百数。新政府的初期防疫工作明显不足。

1. )不透露患者行踪

政府应对疫情表现差强人意,至今仍不愿透露患者行踪,患者曾经到过那,去过那,仍然是个迷。只公布年龄和性别是远远不够的,有隐瞒部分疫情之嫌,没有达到透明公开的防疫原则。试问一般民众在没有充足资讯下,要如何避开高风险地区?现在只有部分公司和机构公布员工感染的资讯而已。

- Advertisement -

2. )没有及时强制禁止人潮聚集活动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雪隆地区是新冠“重灾区”,有一半以上患者来自那里。遗憾的是社会看上去仍是“马照跑,舞照跳”,学校没有停课,宗教活动没有停止。政府只是在口头上呼吁公众不要参与大型活动。若没有强大的公权力介入,是不可能有效的。武汉会恶化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当地政府没有禁止一个有几万人参与的万家宴。

3.) 疫情若恶化,医疗体系恐崩盘

马来西亚的医疗资源有限,医护人员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需要休息。平时照顾几百个病患,尚可以处理。如果疫情恶化,病人如海啸般不断涌入医院,这将是医护人员的梦魇。届时,病床不够,药不够,人手不够……医疗体系将彻底崩坏,医护人员不被感染,也过劳死。此外,其他疾病的患者也无法好好受到治疗。

- Advertisement -

4. )万不可因小失大

政府基于经济考量,隐瞒部分疫情,到最后极可能因小失大,反而付出更大的代价。此病毒百年一遇,传染力极强,潜伏期长,在没有发病症状下,也可以传染其他人。趁疫情还在星星之火之际,马上下重本去处理,杀鸡用牛刀也在所不惜,不要等到疫情成熊熊大火之时,才下重本,那时候恐怕为时己晚,经济损失会更严重。

武汉,大邱,米兰,这些都是血淋淋的例子。我国应该借鉴,万不可重蹈覆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