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镇交通综合终站周二(17日)晚上,出现人群排队买票返乡的情况。

行动管制令开跑前夕,公共交通工具地点与警局,成为公众竞相回乡的聚集地点,却因人群接触密集,成为新冠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散播的“最佳场所”,适得其反。

他们蜂拥到警局与公共交通工具地点,如首都的南湖镇交通综合终站(TBS),只为了要赶在行动管制令前,获得跨州通行准证批准,而造成挤满人群的状况。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周一晚宣布,援引1988年预防与控制传染病法令与1967年警察法令,是为了遏止新冠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散播;但是,在上述地点同一时间的人群密集接触,反而会弄巧成拙,造成新冠肺炎病毒的更容易散播。

无论如何,全国总警长丹斯里阿都哈密宣布执行跨州通行准证的措施5小时后,基于警局与车站出现人潮汹涌的情况,而迅速收回成命,宣布暂时搁置这项措施。

根据周二傍晚起在社交媒体流传的画面,许多人仍在作好防范病毒散播的措施。

- Advertisement -
公众周二(17日)晚上蜂拥到蕉赖警局,准备申请跨州通行准证。

“你的安全意识与责任在哪?”这是《马新社》记者在南湖镇交通综合终站与首都数个警局的观察后,所浮现的疑问。

在上述两种“火热”的地点中,公众并没有作好安全距离的措施,在终站中犹如出现返乡庆祝佳节的气氛。

当一名高等学府的学生,受询他们聚集在络站的地点时,记者被告知这14天的行动管制令,造成他们没有选择。

一名在本查阿南玛拉工艺学院大学求学,昵称纳比拉的20岁大学生说,在学院关闭后,他没有地点住宿与用餐,只好被迫回乡。

这名打算返回槟城的大学生,知道他面对的风险,但没有家人在吉隆坡,也没有暂时留宿的地方。

“我在回程途中会戴上口罩,与使用洗手液。”

一名来自霹雳州,拒绝露名字的医护人员,他一家人被迫连夜回乡,因为母亲病重,他被迫申请跨州通行准证回乡。

- Advertisement -

“我们的确要在今天(周二)晚上回乡;因才到警局索取回乡表格(跨州通行准证)。”

住在新街场的40岁哈斯里塔希尔说,早在两个月前,他与家人已订购机票要搭乘周三凌晨的客机,返回沙巴州。

“若在机场被拦截,我们也无法可施,只好打道回府啰,但若能回去就更好。”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