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是时候进入全民防疫,极需政府以人民安全为上,高度戒备。负责任的工厂,甚至主动做清毒防疫、积极行动,但政治人物的“权力病毒”却深入骨髓,多名巫统领袖仍在纠结官职分配不公,要求闪电大选从前门夺回政权。

实际上,“后门政府”并未违宪,但肯定欠缺道德和正当性。虽然前首相敦马哈迪已承认,国民联盟政府已成功通过官职分配、收买其支持者“转向”,应可安全过渡到来届全国大选。但这番话,已展示大马政治人物廉价原则,议席不过是交易买卖。

其实,政党成立目的,便是取得权力。一个争权过程,向来具强烈排他性,像动物猎食般是物竞天择,必然争个你死我活。政党之间之所以出现“不争”,大概就是无法做到赢者通吃,所以只好分食。

巫统、土著团结党和伊斯兰党之间,关系千丝万缕。伊党和土团党均从巫统中,分裂而出。因此,3党在选举时无可避免面对议席重叠。议席提名,是选举的意义与灵魂,政党放弃提名就是议席减少、谈判力减弱,政治生命衰退。

可见,以这3党为主要骨干的新政府,在达至摒除行动党的共同目标后,能否同气连枝撑到来届大选,一直是各界的关注焦点。

- Advertisement -

大马政治向来奉行选前联盟,即政党必须放弃部份提名,作为结盟交换。选举联盟在国外,向来不多见,因为政党间的提名争夺难以妥协,联盟维系不易,这也是过去50年来,国阵强大的地方。

- Advertisement -

但数名巫统领袖发难,可见国民联盟组成与合作只能是一时,来届全国大选一到,国盟这个目前看去将吸完马来票的梦幻组合,是继续牵手还是死亡,还真是未可知。

然而,一旦土团党分裂、巫统内作风鹰派的扎希一群,和希山慕丁的世家派也闹翻,朝野各自再重组,如何达成新选前联盟,必更形复杂。只是,如果大马出现首次选后联盟,即议席多者选择可配合的小党,组成政府,“议席买卖”必然成为一门好生意,选民意愿再受践踏。

可见,大马人要珍惜未来两年,或许较为平和的政局,以好好观察和思考下一次的全国大选,要如何投出手中一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