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塞的粪水亦从英达丽水窨洞溢出组屋外的柏油路面,并发出阵阵恶臭味。

 

独家报道:曾丝苛
摄影:董坤铭

组屋也淹水?比这个更可怕的是,淹的是粪水!

立信花园一带的化粪池大阻塞,导致污水和粪便倒流组屋内,居民一天必须动手清走至少30桶污水,日常作息大受影响。

- Advertisement -

上述事件发生在立信花园第33及35座组屋,同时,阻塞的粪水亦从英达丽水窨洞溢出组屋外的柏油路面,并发出阵阵恶臭味。

谈慧芳:上周五开始出现“淹水”

第35座1楼住户谈慧芳(50岁)向《光华日报》记者指出,其单位是从上周五(6日)开始出现“淹水”现象,污水和粪便从厕所的排污管溢出来,流入家中。

谈慧芳。

她说,本身与85岁的老父亲和80岁的老母亲同住,事件发生后,她和老母亲每天必须重复装水、倒水,出门不能超过半小时。因此,处理口罩和手套买卖的她,周一还被迫请假在家处理脏水。

她续说,事件一发生,她便向管理层投诉,较后也于周日向国会议员助理投诉,不过至今已迈入第4天,情况仍不见好转。另外,情急之下,周日开始,她已自掏腰包找承包商来维修。

“中国10天就能建好医院,为何这么小事需要耗那么长时间?”

动手倒水。

此外, 其老母亲也向记者表达,一连几天不停装水和倒水,实在很喘,甚至勺水勺到手抖,住也住得不安心。

陈宝宝:须用5大桶水冲粪便

第35楼底楼住户陈宝宝(70岁)则说,该租屋单位早在2个月前出现不妥,每当排便,粪便就会浮起来,须用至少5大桶水方能冲走。

动手冲水。

她续指,有邻居因避免麻烦,干脆在报纸上排便,再包扎好丢掉,也有邻居因无法忍受不便,暂时搬到亲人家里寄宿。

她直言,住户们每个月都有缴付66令吉的管理费,也有按时缴付英达丽水(IWK)费用,希望这些问题尽早获得解决。

简(Jane):英达丽水公司没尽责

立信花园管理员简(Jane)表示,她接获居民投诉后,已第一时间向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服务中心和英达丽水公司投诉,惟后者派员来拍照后,指无法为他们抽掉污水。

“居民都有付排污费给英达丽水,可是他们没有在做应该做的事情。”

她也说,大部分住在立信花园第33及35座底楼和1楼的居民都受影响,这不仅造成住户日常不便,也引起卫生隐忧。

陈顺安:预计本周完成排污

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特别助理陈顺安受询时说,由于附近的食肆业者排出过多的油渍,加上居民乱丢垃圾,包括小毛巾、内裤、水桶等,因而造成化粪池严重阻塞。

附近的食肆业者排出过多的油渍,造成化粪池严重阻塞。

他指出,英达丽水工作人员自上周已在该区一家扁担饭店前的化粪池进行疏通和清理工作,预计将在本周完成。

- Advertisement -

他解释,人员只能解决源头,不能进入组屋住家单位处理,不过他们一直都在执行工作。

“上两周,Lorong Nipah 6也发生了类似情况,英达丽水工作人员已努力地解决了问题,人民以为他们没在工作。”

他补充,当局已通知相关的监管机构,并且正在检查非法乱丢垃圾,而造成问题发生的第三方。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