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政权因为509大选赢得政权的希盟联盟发生成员党离队,与原本的反对党另组新联盟和议员跳槽垮台后,多个州属政权也因此出现变动。

继柔佛州和马六甲之后,霹雳州政权也变天。原任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沙周一宣布,率领土团党4议席,包括从公正党跳槽土团党的瓜拉古楼州议员阿都尤努斯,以及加入土团党的原亲希盟的督亚冷昔加独立州议员诺丽,与巫统及伊党联盟,组成霹州国民联盟政府。

在两名州议员加入土团党后,目前霹州国民联盟三成员党已经拥有31个席位,即巫统25席、土团党4席以及伊党3席,可以简单多数执政。

这一次政权转变发生在第14届国会及各州议会任何还未届满之际,甚至还不到半届,因此引起新联盟不能代表第14届大选选民的意愿的争议。这个争议相信会一直持续到下一届大选。

- Advertisement -

虽然这次政权重组,夺得执政权的政党联盟可以通过国会和各自的州议会召开时,以议会程式在议会内证明获得多数支持下开展执政工作,不过这次我国的政治风暴也让人民看到我国民主议会政治的不成熟和不稳定性,特别是我国的选举,选民在投票时还是以投选政党为主。

- Advertisement -

这次的政权转移,选民发现他们投选的政党代表,最后带着人民的委托跳去他们不支持的政党,导致他们投票时的初衷被扭曲。

议员跳党导致民意被扭曲的问题必须要得到解决,除了探讨修宪制定反跳槽法令,我国现有的选举制度也有必要重新检讨,包括探讨更能够代表少数群体利益和切断议员带着托委跳党问题的比例代表制。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