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教育部长马智礼新闻秘书查米尔指出,财政部于2019年财政预算案便把教育部的保安服务预算,以及建筑安全与清洁服务预算削减40亿7800万令吉。

他表示,财政部大刀阔斧的行为,导致近1382家公司,以及1953张合约受到影响,最可悲的是,这项决定也导致1万406人失业。

他表示,社会党领袖阿鲁曾于2019年1月31日及3月27日两次与时任教育部长马智礼进行会议,马智礼当时承诺,无论政府作出任何决定,均不会影响工人与学校已签署的合约,因为工人多是B40群体,薪水仅介于900至1500令吉之间。

遗憾是,马智礼在会议上提出的要求遭拒绝,一些议员甚至发表“看守一所学校不需要那么多保安员”、“那些在乡区的学校可以找志愿警卫团当保安员,那些无业的学生家长也可以成为自愿人士”。

- Advertisement -

“何谓自愿人士?那要如何保障学校的财物?是否家教协会需要协助寻找自愿人士成为学校保安员?”

他说,一名教育部官员获悉这段谈话后曾愤怒质问他,“我们不可以随便改变原有的系统。什么是自愿人士?学校有许多手提电脑、平板电视和机密文件,一旦受到破坏,该由谁来负责?如果自愿担任保安员的家长遭匪徒袭击受伤,谁又该对他们负责?谁来缴付医药费?”

他表示,以上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他在教育部任职期间听闻的类似“故事”数以万计,财政部为了节省开销,通常都把事情看得很简单。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对于学校保安服务预算,以及建筑安全与清洁服务预算分两个阶段终止合约事项,教育部几乎每天都接获电话来电、WhatsApp或电邮轰炸。

《马来西亚前锋报》的报道让读者觉得教育部和马智礼是恶人,他们不晓得真正导致逾万名员工失业的真正原因。

“还有很多故事,我就不一一写明,反正财政部都擅自决定,根本不需与其他政党领袖商讨议决,这一切,只在希盟执政后才会发生的景象。”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