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洋葓(左起)、聂阿祖拉、黄彦铬与法蒂雅(后)在录取口供后,接受记者访问。

上周出现数场和平集会抗议大马政治乱局后,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女儿拿汀巴杜卡玛丽娜与全国人权协会组织主席拿督安美嘉在内的19名社运分子,陆续被警方传召录取口供。

除了一些人被指出席这些和平集会,也有些社运分子,包括玛丽娜,也因周二在全国警察总部外,声称被警方传召的人权律师法蒂雅,而被警方录取口供。

他们周三分别于下午1时至3时,各别被传召到金马警区总部录供。

其中首4人被录供的,是人权律师法蒂雅、马大新青年主席廖洋葓、前主席黄彦铬,与一名社运分子聂阿祖拉,他们被指出席上周六(2月29日)晚上在国家独立广场的《走上街头.民主已死》集会,而被传召。

瑟温多莱沙米要求会见阿都哈密,以检讨警方在调查和平集会的标准作业程序。

法蒂雅也是第二次被警方传召;她因被指通过推文,号召公众出席《走上街头.民主已死》集会,而于周二(3日)被传召全国警察总部录取口供。

- Advertisement -

至于聂阿祖拉则因于周二在全国警察总部外,参与声援法蒂雅的集会,而被传召。

这4人于周三下午1时抵达金马警区总部,他们在代表律师的陪同下,一起进入警局录供,待下午3时才离开警局。

另一批15人于下午3时,在律师的陪同下,步入金马警区总部录口供,一小时后,玛丽娜与安美嘉率先结束录口供,由代表律师拉古纳陪同步出警局。

警方援引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第9(5)条文查案。

玛丽娜(前排左2)等人受召到金马警区总部录口供。

安美嘉指出,虽然和平集会需给予5天的通知书,但是,她反问:“面对我国政治大地震,试问人们如何从容?”

“人们需要抒发情绪,他们无法接受政治人物的叛变,也有人很愤怒,但是,在和平集会上,并没有出现暴力行为。”

聂阿祖拉指出,警方应对付贪汙和犯罪者,而关心国家及勇于发言的公众,不应受到刁难。

她说,上周所举办的和平集会,并没有所谓的主办方,大家都是自动自发出席和平集会。

她说,人们是因为不满政权被盗,而出席和平集会。

“警方为何不逮捕践踏民主的政治老鼠?相反的,却传召受害的民众。”

黄彦铬说,“后门政府”是要恐吓勇敢发声的民众,这是他们使用的肮脏招数。

“我们需要勇于抗争,团结及抗议到底。”

人民之声组织执行董事瑟温多莱沙米要求会见全国总警长丹斯里阿都哈密,以建议警方检讨调查和平集会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指出,和平集会是受到宪法允许的,而且警方也有派员到场观察,不能因为人们在场演讲及举标语,而需要被传召。

瑟温多莱沙米周三下午陪同15名社运人士到金马警区总部录取口供时,这样向记者表示。

- Advertisement -

他说,实际上,负责录口供的警员似乎也仅是例常行事,为何不把这些警力调派到更重要的事?

他呼吁警方勿浪费人力与时间在向社运分子录口供,反而轻易放纵政治老鼠。

他指出,人民在经历政变、政权被盗劫与成立后门政府后,是有权力通过和平集会抒发心中情绪。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