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偶像连续剧的剧终,类似小学程度的童话结局,多是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快乐幸福的日子。可是,撕裂的战打过了,未必如此。恰恰相反,问题正好开始。怎么论功行赏,往往是一根地雷爆开的点火线。

土团党党主席慕尤丁引领,联合巫统、伊斯兰党、马华、国大党以及砂拉越GPS各党组成的新联盟政府,所面对的也是这样。甭说内阁之席,副揆的指派,至今悬而未决。

对照前朝政府的组合,正副首相来自同一政党,确实说不过去。但是,如果配给巫统其一,卧榻之侧,月亮岂容鼾睡?要是国家宪法许可两个副揆的安排,行政的权力,是否因此分散到三处呢?

怎么说,土团、巫统和伊党的顾客群,其实都是一样的,过去各在自由的市场公平竞争,能者胜出;现在大家揽在一块,营运的成本也许减少了;可是,销售经理是否满意新定的抽拥?

- Advertisement -

何况,阿兹敏个人的感受呢?要不是他决意拉了大队出走公正党,慕尤丁能有今天吗?深究下去,眼下各州政府排队变天,部分也是他的大功。当中,接受《光华日报》专访,立场暧昧的柏玛尼斯州议员张发虎医生公然坦告天下阿兹敏的角色:

“国民联盟执政中央后,阿兹敏有联络我,询问我的情况,还表示会尊重我的决定,让我先留在柔希盟,过后再看要怎样安排,并没有要求我离开柔希盟。”置喙此言,慕尤丁可会识do?

再谈下去,纠结越多;部长的比重,亦见诡谲。当初马哈迪医生为了安抚希盟,不论各党议席之多寡,改而提出四党均分的方程式。那么,慕尤丁是不是也要效仿此道“排排坐,分果果”?

诸如对待马华公会的诉求,貌似简单,风险暗生。尽管目前只有魏黄两席,但是,所能影响的是七百万华裔的评估。如果贵为总会长所得,远不如林冠英的财政部长,则新政府如何信服选民,将来投本党一票?

既为全民首相,慕尤丁朝夕在念的,不只是土团党的得失,而是顾虑江山的天长地久。万一马华、国大党以及GPS名下的部长配额,纯属意思意思的橱窗摆设,下届大选必然因此尝尽关键少数之苦了。

不管怎样,头疼之处,自然不止这些。慕尤丁的期许是,选贤与能,清廉干净,任职阁员。听到这里,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忍不住觑问,慕尤丁口中的人选究竟有谁?

方贵伦的文告逐一点名说明,此时多名巫统领袖的官司,还在审讯中。算计这些,一一排除,慕尤丁的选项,最终还有几人?仅此一问,可见新朝为难,确实一言难尽。歹戏拖棚,续集不日上演,也就思之自明。

- Advertisement -

理解这些,也就明白何以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已经接到首相慕尤丁通知,原订3月9日的第14届国会第三季下议院会议,延至5月18日;预期6月23日结束,为期15天。

要是这样,不论未来两、三个月,各个部门谁来运作;可见国民联盟的头疼,非同小可。

身为第八任首相,韬光养晦的慕尤丁,想必已经深深体会:有了这张一哥身份证,做起事来,越是战战兢兢,不敢怠遑;分配富贵,真不容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