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回顾历史,这个国家所有政党的领导选拔赛,一般都是一言难尽,步步惊心的赛程。当年曾经见过马华公会梁陈党争的读者,想必一定仍然记得当年双方全体总动员,日夜拉锯的那一幕。

不久,一夜之间,当权派决意开铡锄人,陈群川阵营的14人一起出局。随后政局一度转圜,后花园自己人逼宫代总会长。跟着的是,陈派申请庭令,双方不遑寝食,分头出击,争取时间出线。

长话短说,此前,此后马华因此衍生的纠结,磨蹭拉扯,从不间断。不仅AB对打,间中还有C队出现。几乎每一任一哥任内,皆有不同的相戕:陈林、李曾、梁陈、林李、林林、黄陈、黄蔡、翁蔡、蔡廖。斗跨斗臭,跌宕起伏,兜兜转转。

只是,对比此次雷霆万钧的首相遴选,这一切纯属小儿科,确实都算不了什么。一周之间,攸关政治学的每一个领域,全(被)发挥地淋漓尽致:宪法的权势、王宫的权限、行政的运作、军警的调派、党派的调控、谈判的艺术……。

- Advertisement -

翻来覆去,变,是唯一的不变:马哈迪医生、安华、慕尤丁。每个人排队出场领衔主演n分钟,男神轮流做。配角自然也有,是谁不必详说,反正,大忠貌似奸,大奸貌似忠。但是,最后的忠忠奸奸,谁知道呢?

2月21日启动的大马版《n子夺嫡》,悬念重重,预期的高潮和想不到的反高潮,同时迭起。甭说昨晚、今日和明天的行情到底如何,下一分钟的变化,任谁也说不准。

反反复复,到了29日,马哈迪医生正告各方,从未支持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出任首相。不仅这样,他坚持道不同,不相为谋;遑论和盗贼一起共事。慕尤丁跟着宣布,马哈迪不再是土团党主席了。

希盟的文告则放弃提名安华为第八任首相,改为支持马哈迪医生为唯一的人选。顾全大局,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张健仁甚至宣布,火箭愿与砂州政党联盟协商(下一步的)合作。按照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的说辞,马哈迪准备推动希盟2.0政府。

既然这样,这一粒球,似乎再一次回到马哈迪医生脚下这一边了:踢或不踢,由他话事。踢向哪里,他说了算。谁能上场,谁是候补,谁会出局,他来安排。红卡黄卡,交他裁决。还有,副队长,接下来将会交给哪一位储君?

- Advertisement -

这一场涵盖个人和团体的超级大赛,一直有完没了。是初赛、复赛、半决赛还是决赛,没人懂得。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几乎每一场比赛,不但都是随时死亡的加时赛,往往还要在赛后搞到踢十二码罚球决定。

大家挺住,各司本位,继续加油。彭河恬然,河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两岸同域,同盟一心。2月29日,终点的哨声吹起了, Mahathir的字母昭示,仍然持续,继续参赛的M1,换上了新君的M2。

事情至此,似乎告一个段落,唯两个阵营,仍在角力。下一个国会,预期将是另一回的大火并。由此可见,这一位95岁耄耋遇强越强,虽然前后紧急动过两次绕道手术,他的心脏怎么之如此有力,远在后生年轻人之上。以后如何,以后再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