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政局发展到第7天,完整显露朝野政党之间“互相排斥”格局,他们之间互相抗拒、拒绝协商,看似已到不共戴天境地。只是,所有人都心里有数,一旦各党派之间僵持,最后国会解散重选,希望联盟或将成“半届政府”,509奇迹嘎然而止。

希盟周五也出招反击,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以302特别国会不符议会常规为由,否决了国会召开。实际上,各方已进入用时间换取更多“票数”的关键时刻,因为无论是少数政府还是解散,前者只会延续不稳定局面,解散则只利巫伊,是希盟与敦马所不愿预见。

现下,从政党到公民社会,对如何解决僵局,已然是分裂分歧。一些团体呼唤还政于民,也有人如前净选盟主席安美嘉便开腔,要各党派国会议员重新协商,因为一场闪电大选或将耗费7亿5000万至8亿令吉,大马经济是经不起这番折腾。

然而,安美嘉的喊话,终究只是徒然。毕竟,大马政治势态异常复杂,涉及种族、宗教、王室和区域政治,各政党之间利益目标全然不同,事件发展至今已明显看出,各政党之间视本身利益优先,根本无法妥协与达到共识。

加上安华了解,此刻不争取拜相,新的合纵连横产生,拜相之路只有更多变数,必须放手一搏。敦马要在施政上完成心愿,也只有余下两年,所以敦马心愿、安华拜相、巫伊拒绝火箭、火箭和蓝眼安华派抗拒巫伊等,处处都是政治死结。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因此,来届全国大选前,朝野各党势必重组。目前看去,只有行动党和伊党较为稳定外,公正党在是波纷争后,将率先在各州掀起出走潮,土团党和巫统内派系逐渐分明,如何分裂重组,要胥视下一步发展,政党政治版图将重划。

所以政局最后如何发展,已难以预知。但肯定的是,所有大马政治人物,已在这7天的翻翻覆覆中,典当了诚信,印证了许多政治学者的话,就是要政治人物以诚待民,如同要妓女守贞节,是自欺欺人。

闪电大选也好,新政府成立以待来届大选再战也罢,未来政治新局将给人民带来最大考验,是要如何选取真正以国家福祉为优先的领袖。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