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有3700人的钻石公主号邮轮成为武汉肺炎疫情下全球焦点,截至2月19日,船上人员已有621名确诊,这是中国以外人数最多的群聚感染。

因为船上疫情失控,日本处理钻石公主号事件是否妥当也开始受到质疑。

日本神户大学感染症专科教授岩田健太郎2月18日以灾害派遣医疗小组成员身分登船,当天下午5时即收到日本厚生劳动省电话要求他下船,返家隔离后,他在个人频道说明船上光怪陆离、违反传染防治的危险现象。

岩田说:“船内的状况悲惨,连我自己都感到可怕。”

这艘船籍属于英国,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的邮轮,在回到日本横滨港口后,日本无法让船上这么多人登陆处理,让三千多人在船上就地隔离。

- Advertisement -

但是因为邮轮并不是医院,也没有足够给几千人有效进行防疫观察和治疗条件,最终是受感染人数一路攀升。

这次事件突暴露了当前世界,人员移动的速度已经大大增加,而且集中的数量也相当庞大,而突发情况发生时,各国处理危机的速度却相对缓慢和效率不佳。

- Advertisement -

虽说,日本不是钻石公主号船籍国,在国际法上是可以拒绝邮轮靠岸,日本没有这样做,反而是让邮轮靠岸给予援助,不应该在这次防疫失败上承担所有责任。

突发性的重大危机,发生在哪里,那个国家都不应该直接将之拒于门外,这是当前世界最崇高的人道主义表现,也是应尽的责任。

只是,重大危机,需要各方一起加入援助。同样的庞大人员集中出现的危机未来还可能发生,各国都应该有所共识,在危机发生时,及时就近给予援助,跟着四面八方齐来支援,让危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解除,而不是让问题越拖越严重。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