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志伟

农历新年刚结束,教育部就传来两大打压华教的坏消息 — 华小师资短缺却零招生,以及腰斩统考生师训课程。

今年师训华文组出现零招生的情况,淡小组也同样没有淡米尔文和学前教育课程,马上令人联想到教育部是否准备推行单元教育?最近还重提宏愿学校,难免令华裔和印裔社会提心吊胆。

教育部的解释是什么?史上最佳副教育部长张念群说,这是基于教育部师资系统内的标签存有弱点,并显示华文教师数量“足够”,以致马来西亚师训学院数十年来首次没有开办华小华文组招生,淡小也是一样的情况。

- Advertisement -

身为一位副教育部长,张念群怎么可能后知后觉到这种程度?她一早不知道马来西亚师训学院华文组和淡米尔文组零招生吗?必须由“系统”来告诉她?

何况,张念群两年前已经表明接受宏愿学校的概念,当时还全力为宏愿学校背书。

这件事与爪夷文单元事件如出一辙,如果今天不是有人揭发此事,看来张念群就会装傻顺水推舟,为了讨好首相马哈迪,关闭师训华文和淡米尔文组,全力推动宏愿学校。

全国校长职工会总会长王仕发指出,大马半岛华小截至去年10月,共缺1032名教师;教总今年1月22日收集的资料显示,2020年新学年开学全国华小缺乏1000多位教师,加上约有600名校长和教师退休,显示国内华小教资严重短缺。此外,淡小一向来也辛苦经营,在差距如此大的情况下,教育部是没有理由不进行华文组和淡米尔文组招生的,除非背后有隐藏的议程。

另一方面,统考生教师学士课程(PISMP-UEC)招生也被腰斩,这个议程就更明显,摆明是要斩断统考的后路。

希盟政府不愿意承认统考,这已经是众所皆知的秘密。

因为统考生教师学士课程是前朝政府于2010年,在国会宣布允许独中毕业生以独中统考文凭进入师训学院的成果,也是让统考生堂堂正正成为公务员的管道,但是今天教育部急急腰斩这个课程,唯恐不及。

- Advertisement -

我想请问张念群,如此一来,承认统考这条路是否多出了数百公里?希盟还有可能承认统考吗?这是否与希盟承认统考的大选宣言背道而驰?

我国多源流学校正在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马来西亚师训学院华文和淡米尔文小组零招生,将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民政党呼吁希盟政府继续开办统考生教师学士课程,让有意成为华小教师的独中生提出申请;此外,华文和淡米尔文组也必须继续招生,以免影响有意报读师训的去年大马教育文凭(SPM)毕业生。

据悉,去年有近400人申请师训华小华文组课程,结果只有20人被录取,我国经不起这种行政偏差造成的人才流失。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