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

上回骆冰有提到,曾经是安华右手的依占最近又出来跑动,全国走透透办政治座谈会,谈话内容只有一个;推动首相交棒期限。因为他推得很勤,让江湖都认为,敦马进行内阁改组,他的重点是放在加强土团党的内阁表现,表现不济事的内阁成员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敦马担任大马第4任首相时期,无论是对内或是对外都是处事强硬,给人霸权又霸道的错觉。也因为他的强硬行政手腕,掌控国家主要执法单位,他才敢在1997年,将声势如日中天的安华从副首相职位被罢黜。他更曾以强硬作风对抗西方强权,塑造“第三世界发言人”的形象。年届94岁的敦马在时隔20年后强势归来,熟悉的行政作风也随之回来。不同的是,表现参差不齐的内阁,限制了他的表现。

无可否认,敦马独断专行再次打击希盟政府的公信力,但盟党却无力阻遏,公正党主席安华的回应不痛不痒,行动党领导人继续沉默。希盟的内部商议机制是不是瘫痪了,还是敦马看准盟党不会反抗的弱点?虽然如此,江湖还是觉得,2020年,对国家来说是相当关键的一年。

首相可能会在今年内进行内阁改组,这个改组不会涉及太大的层面,而是属于局部性的改组。此外,敦马也可能在今年尾,把国家领导交给安华。虽然敦马曾经多次重申和表明,他会信守承诺,把首相职位移交给安华。但是,每次他都会提及一些附加条件,总会让人觉得话中有话、有梗。他最近提到,任命新首相需通过国会,不能由他说了算,不得不说,江湖再涟漪。

- Advertisement -

根据宪法,马来西亚政府的行政权由首相领导的内阁掌握,通常阁员出身于国会,而大多数通常又是出身自下议院。任相这条路,安华资格是有的,希盟内的成员党领袖亦认同和支持他就位,少的是敢站出来,大大声跟首相说;请遵守2年任期的协议,今年5月一到,就请阁下准备离职,让候任首相来接手。即使不方便公开,也可以小小声在敦马耳边提,问题是,有吗?

在首相经选举、辞职或死亡后,国家元首会根据执政党领袖的建议任命首相。若下议院通过对首相的不信任案,首相必须向元首提交辞呈或建议解散国会,元首将决定是否解散国会或任命新的首相。建国迄今,还没有发生过国家元首拒绝接受领导执政党的首相人选建议。有的,是有人在安华任相这条路上,一直不断的通过内部搞破坏,逼使安华必须动用外援为己造势。

如果(马哈迪)自愿放弃,交接将会非常顺利,希盟乐见其成。要是敦马拒绝交棒,最终必须由希盟主席理事会决定,马哈迪和安华都是成员。有份在第14届大选前,参与起草首相交接协议的人士之一拉菲兹表示,协议没有包括交接日期,但由于马哈迪提到了两年的时间表,使许多人相信他将在2020年5月前把权力交给安华。

拉菲兹去年杪在接受一家媒体访问时,他不相信任何政党今年会在首相交接问题上做出大胆尝试,因为政治人物本能地不想动摇政局。对于安华能否担任首相的质疑,拉菲兹称,安华得到了公正党和行动党的绝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如果首相敦马哈迪没有承诺在移交首相权给安华,可能就会出现规定马哈迪退休的日期。

希盟这艘船,摇摇摆摆。摇摆不定不是因为风浪大,而是因为驾船的似乎不怎么情愿让这艘船静静的行驶,所以就透过阿兹敏派系来巩固希盟的主导权。换个角度,亦可被一些人诠释为敦马欲“驱逐”安华任相。若以阿兹敏派系的立场和反应来作为参考,安华对他们都有所忌讳,敦马利用阿兹敏来牵制安华,算是成功的。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