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栋强

民政党作为一个独立的反对党,其实面对不小压力,也面对政敌的抹黑,但为了争取公平合理的马来西亚社会,我们坚持做好第三势力的角色!

一些有心人指我们是国阵和伊斯兰党的支持者,但与此同时也有人形容我们是希盟的人,还诬赖我们被希盟收买,为希盟背书。其实,这些都是有心人要抹黑我们,捞取廉价政治利益而已。

但是,我们不怕,所谓,真金不怕火炼,而且路遥知马力,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会知道民政党创党的宗旨和目标就是坚持走中庸的路线,我们很清楚知道,我们是坚守多元文化和多元种族的负责任反对党,无论谁做错,我们会提出批判和有建设意见,但如果做对的,我们就不吝啬的给予认同。

- Advertisement -

一开年,全世界都面对“武汉肺炎”的威胁,全世界的确诊病例已经突破6000,单单中国就高达5900多宗,但我看不过眼伊斯兰党领袖发表风凉话来讽刺,所以我照样炮轰。

伊斯兰党峇都布洛州议员莫哈末卡里尔说,发生“武汉肺炎”是上苍对中国的惩罚,莫哈末卡里尔也是伊斯兰党党主席的哈迪的儿子。发表这类极端和没有脑的言论,对当下的疫情根本没有帮助,只是来添乱而已,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没有素质的人可以当领袖?

他的老爸哈迪,在不久前也发表“牧牛人”或“养猪人”的言论,民政党也这样给予谴责,这是没有脑的言论,人人都应该谴责。

武汉肺炎开始爆发时,首相敦马和希盟的反应慢半拍,民政党一样提出不满和鞭策希盟,要求政府要提高效率,我们提醒政府应即刻展开防范措施,不要等到情况危急后才来忙着对症下药。大马目前已确定有7宗案例,这是一个人非常危险的讯号,稍微处理不好会酿成大祸。

但如果做对的,我们会给予认同,例如,大马政府不发签证给中国湖北省和武汉的游客,这是明智之举,民政党也发文告给予认同。

- Advertisement -

某些人看到首相敦马哈迪前来参加我们民政党的新春团拜,就急着为我们扣帽子,说我们被敦马哈迪收编,成为他老人家的马仔,其实,新春期间,朝野互相拜年和问好,这是基本礼貌,也是非常普通的事情。在槟城,我们也出席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的团拜,难道说我们行动党的联盟吗?

朝野政党领袖也是普通人,放下政治上不同立场之余,难道,我们在佳节期间就没有权力互相为对方献上祝福?

虽然,面对一些有心人的抹黑,但我们无畏无惧,为了人民的利益,我们决定坚持下去,秉持民政党的斗争理念和万众一心的精神,继续为民请命。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