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明杰&林志安(台湾中正大学犯罪防治系教授&研究生)

根据马来西亚皇家警察(Royal Malaysia Police)近年来家暴案件的统计数据,显而易见的是家暴案件的发生率从2000年的3468宗家暴案一路攀高至2016年5796宗,这一现象也一直持续至2017年方才有降缓的趋势。然而,我国其实从1994年起就已经设立了第521法令,即1994年马来西亚防止家暴法,但是该法令发布至今已25年有余,但是社会大众与媒体大多关注的依然停驻于对于家暴受害人的保护与安置。

这很大程度是源自于这521法令中某程度上把家暴中的加害人给边缘化了,当中一再强调对于家暴受害人的庇护措施、保护的实施、申请保护令的渠道与程序,但是关于家暴之加害人却仅有在提到违反保护令的惩处才略微谈及他们。可是,事实上,家暴的加害人才是整个家暴事件中最需要被关注,且应给他们提供行为矫治与训练,方才能够避免惨剧的再次发生。

- Advertisement -

至于为何家暴者应该接受辅导治疗与监督?其实,这问题从东西方研究一致发现家庭暴力会代代相传,有一半的男童目睹父母间暴力会殴打未来女伴,女童目睹也会有一半找到会打的男伴。加拿大研究证明家暴者不只从小学到暴力也因心理创伤而更加不稳定。同样的,在德国反家暴法前是将被殴妇女安置庇护场所。而新立之反家暴法设立一重要原则:“谁施暴,谁离开”,即施以家暴的一方会被赶出家门,并被禁止靠近、纠缠受害者。德国警察如果认定了案件中确实存在家暴行为,会立即将施暴一方驱逐,同时没收其钥匙,禁止其再返回住所,一旦出现拒不离开的人会被警方拘留。这一部分的庇护措施也是值得参考的,而并非一定要做到提供安全的庇护所,从而增加保护的成本。

- Advertisement -

以台湾为例,台湾自从1997年通过家暴法后至今20年,前十年家暴通报数年增10%,十年前全面推出在南部试办成功的危险分级管理后开始开始下降,且平均每年下降1%。台湾的方案是通报时须问被害人15题的致命危险评估量表,区分出低中高危险,且根据危险性有不同密度的监督与访查,高危险者每月警察访查加害者一两次、社工访查被害人一两次,中危险者各两个月一次,低危险者各三个月一次。此外,家暴法第14条也规定法官可裁定强制的辅导治疗计画,被心理卫生人员评估有精神疾病或成瘾者须治疗而想法脾气偏差者须辅导,均约半年24次。不参加者也算违反保护令罪,比照再打者均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十万以下罚金。

最后,期待国内能够早日推动修法,比照台湾值得用强力方式改善家暴,让家暴者接受辅导治疗与警察访查,让我国的家暴可以得到控制,并开始改善儿少的成长环境,能在好的家庭气氛下长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