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吴荣顺

林郑月娥说她有两个老板。一个是中共政府,一个是人民。

对于政治人物来说,到底谁是老板?这是一个相当刁钻的问题。

老板有幕前,有幕后;有台前,有台后的。后台老板,背后操纵,站在前台的只好闻指示而起舞。

- Advertisement -

骂站在前面的那个容易,揪出后面那个的困难。

最糟糕的还是那个明明自己可以做老板的,却是因着各类的金钱利益,让人指指点点,点子兵兵,做扯线公仔,确实是悲哀的。

石膏店里的老板,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是可敬可佩的。

尊重自己的领袖地位的,当家而当权的,也是如是。

唐玄宗《傀儡吟》:“刻木牵丝作老翁,鸡皮鹤发与真同。”做个线抽傀儡很多时候也是自己的选择。将自己的当家权力拱手于人,怨恨、埋怨不得人。

当家神卖土地,搞得自己没有势力和实力,还要怨谁?

- Advertisement -

政治领导是一门学问。是谁当家,谁是老板总是需要心中有数的。十八口子乱当家,各自按自己的主张办事,不互相配合。不考虑全局,各搞一套,也是乱做一锅。这是结盟、结阵、合作的考验。到底是说说了算?到头来谁能够做主?

其实,能够当家,能够负起国家领袖重责,确实不易,然而也是值得珍惜好好干的。觅得好木当柴烧,一手好牌吃炸糊,总是可惜的。

无论如何,当家做主的总是需要清楚知道自己的权限在哪里。抓着鸡毛当令箭不是好事,把自己的令箭当鸡毛,也是一样糟糕。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