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最近走动日落洞街坊也光顾槟岛各区名食坊,多数都有机会遇见社团神庙领导人,和他们闲聊问安。感觉上,他们好像心起怨叹,觉得比起2018年大选之前,槟岛是少了一个华裔行政议员和他们相偎依和嘘寒问暖。

为了打圆场,我半带玩笑但也单刀直入地问他们:“你们现在觉得失落,是因为罗兴强的原位被再里尔抢走,华裔Exco少了一个固打?还是因为行政议员拨款的水喉干枯了,选区社区被遗忘?”

街坊怎样回应我不想讲出来,它不是本周专栏的主题。

和槟城老街坊、旧相好举茶言欢,我们向来都是推心置腹,福建话叫“有踵无挡”,讲话根本不必转弯抹角,胸中有气就直接放。令我感触良多的,反而是看见行动党领袖入阁做部长,反被马来政敌诬告为火箭垂帘听政,暗中掌控中央政府,置马来人和穆斯林福祉于不顾。

- Advertisement -

伊斯兰党和巫裔宗教极端集团更索性把行动党妖魔化,直接把国家经济糜烂和马来社群面对生活费飙高的责任,直接归罪行动党。再来,半岛东海岸政客甚至放话不能任让非马来人当财政部长,极端舆论竟又发酵到有人诉诸法庭要灭除华小淡小。孰可忍孰不可忍?

当然,行动党林氏父子是首当其冲的箭靶,但两人的思维展现,紧实出于下意识防守的心理下策,只顾连发八股文文告,但通讯与传播平台却仍局限于火箭粉丝的回音谷。

此外,向来呵护火箭的自愿兵团也只顾在中英文社交网络为林氏父子背书,在缓冲与对消内陆马来社会、穆斯林社区与马来社交网络描黑火箭的神经战场,早已缴械认败。

结果,过去20个月,火箭在乡野巫裔占多数的选区继续被巫裔政敌标签妖化,声望今日落千丈。问题是,509大选为想冲淡林氏父子的核心华族元素,行动党不但派出无数嫩资马来党员上阵,甚也在胜选后被保送为副部长及州行政议员。

如没记错,通过火箭当官的巫裔YB,现有一名副部长(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及4名州行政议员(槟城、霹雳、马六甲、柔佛)。奈何,这群列阵前线的巫裔YB在行动党被伊斯兰党及宗教狂热分子恶意中伤和抨击时,都不约而同选择“静静”保身。

这也难怪,华裔社会开始把这群巫裔行动党YB形容为“火箭寄居者”。有人讲得刻薄时,直把他们当成专搭顺风车而不打油的“蚀米鸡”。

微妙的是,政坛失意分子再益依布拉欣(国阵时代前首相署部长)自2017年加入行动党沉寂近3年后,最近被推荐为吉兰丹行动党筹备州委会主席。据他宣布,这项新任命是要加强丹州行动党的运作,以更贴近吉兰丹人民。

他表示,政敌诬指行动党是“华人政党、或种族主义或共产主义”等,行动党有必要以更有效的方式来回应,因此他将致力回答人民对行动党的疑虑,尤其是向丹州马来人做出解释。

说到马来民族主义与政治伊斯兰,过去数周,马来精英组织G25(www.G25Malaysia.org)正与伊斯兰党及穆斯林狂热集团骂战,议题是G25主张废除马来西亚伊斯兰发展局(JAKIM),因为它的成立与存在,完全不符联邦宪法。

此外,G25也呼吁希盟政府回归联邦宪法精神,印证马来西亚是宪定为世俗国而不是伊斯兰国,穆斯林退出伊斯兰教应像摩洛哥等其他伊斯兰一样,无需受到惩罚,还原穆斯林的宗教信仰自由。

众所周知,早前马伊斯兰发展局也曾涉及侵犯非穆斯林法权的风波,通过教育部发出训令,将淡米尔族丰收节(Ponggal)列为我国宗教禁忌,阻止学生参与迎接丰收节的活动。

由于G25对联邦宪法基本条款的阐释涉及伊斯兰党套取马来人及穆斯林选票的要害,伊党党魁不计诽谤之嫌,直接把G25标榜为“比Al-Ma’una 伊斯兰恐怖集团更恐怖”的颠覆分子。

1月16日,G25发表长篇文告回应伊党及穆斯林社会的指责,并以坦荡的气概横眉冷对千夫指。

但要记得,摇晃马来民族主义及政治伊斯兰旗帜作为政治资本的政党,正与国内狂热宗教极端分子互相配合,为了套票而不惜摧残我国多元社会的基盘。

最近,土权党副主席诬指雪州浦种国中张挂灯笼迎接农历新年是侵犯伊斯兰的做法而大发嚣张,虽然风波事后摆平,但为了一只小水鬼在搞怪,竟要劳动副首相及6名内阁部长亲自出来降妖收服,难怪顿成民间笑话。

其实,国家机制里存有暗势力,借用种族宗教来搞事的例子,早已层出无穷。

2017年10月14日,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御令,宗教事务属于州政府的权限而陛下身为州内宗教最高领袖,有权御令柔州伊斯兰宗教局无需再与马伊斯兰发展局往来,后者更无需再向柔州提供意见与建议。

如果大家仍还记得,2017年初柔佛及玻璃市曾发生“洗衣店只限穆斯林顾客”的事件,而马伊斯兰发展局宗教师也被圈入风波,引来柔州苏丹和玻州王储端姑赛费祖丁双双出面斥责,若不及早制止,将会危及我国现有的多元宗教及多元种族和谐。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位马来君主的立场,更赢得马来统治者理事会的赞扬,并御示关注国内日渐出现激烈族群化争议,以免导致国家的团结与和谐受到侵蚀。

- Advertisement -

回头想,我国马来君主与G25马来精英组织英勇挺身而出,不以马来人和穆斯林自居,反而能兼顾到友族公民的法权与感受,这是对法治的礼赞和表扬。

再回头想,寄居火箭的巫裔YB应该也是马来精英才会受到党高层的垂爱、才会获得选民的委托并授以重任,当知“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涵义,岂能在本党受到自己族群猛攻时刻,竟然忘尽本分,只顾享受寄居火箭给予的优渥?

看来,火箭党员必须懂得先救党,然后才救国。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