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上台执政,前前后后,接近两年,希望联盟的气势去年不如前年。1月16日民政党发布《2019年希盟执政绩效报告》总结, 听闻2019年新政府推出的724项政策、决定及通令,人民普遍深感失望。

记者会上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坦言,肯定希盟的粉丝,自2019年第一季开始,节节下滑;反之,大吐口水的民众则节节上升。换句话说,希盟这位前年的模范生,2019年成绩跌到不及格。

每一学科,任何领域,兜兜转转,一如既往。一匹布长的课题,全在这里,也在这里。刘华才所点出的,只是一部分的拖棚歹戏。举例言之,政府不但允许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营运,甚至放眼在此造建永久废料库存(Permanent Disposal Facility)。

统考的窠臼,时任太平国会议员政治秘书的张哲敏曾言,国阵政府准备承认,“并非只剩一里路,而是还有十万八千里路”。现在看来,经过冯镇安、韩春锦、魏家祥、张盛闻,以及史上最好的副教育部长张念群,乃至倒退到起跑线上第一里路。

- Advertisement -

chongzhemincn.wordpress.com 上不留情面,火力全开的抨击,都仍然适合用在修理火箭和希盟:林连玉的平反、华小师资的拮据、房价的一日千里……然则,如今他们加入了深静(deep silent)校友会,噤若寒蟬,视若无睹。

总的来说,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希盟大选宣言高举的“民主、公义、多元、平等”,似乎只是不吝溢美之词。爪夷文的教学、查基尔的滞留、飞天车的计划,大家看在眼里,心里会怎么想,那还用说吗?

对岸的《红蚂蚁》作者祥子的〈彼岸猛刮种族政治之风,网上怒吼不息〉所反映的,也是同样的观感:马来选民的动向如何,“还得在下届大选中分晓”,但希盟已失去华社的信任和支持,则不用等到下届大选便可以看得出来。

这一番话,显然不是作者的个人偏见:马国华社误把旧恨当新欢,现而今普遍后悔支持民行党,后悔把希盟当作救星。马国网上充斥着对林吉祥、林冠英父子的揶揄和辱骂,无奈与愤怒正蓄势待发成一场政治风暴。

对照上台之前的踌躇满志,眼下的满目疮痍,恰是反讽。但是,希盟的领导仍然搞不清楚状况,继续聚焦和国阵、马华对着干,纠结在拉曼拨款和优大教学医院的芝麻绿豆。此时此刻,细读何国忠博士当年的论断,不能不叹服他的先见之明了:

“以目前的局势而言,我们很难肯定说假如全部的华人团结在马华的旗帜下,华人所处的劣势就能被扭转过来。……不管是升斗小民或是知识界的朋友,对马华的表现是失望多于希望。”

- Advertisement -

反过来说,也是一样。95%的华社选票,集中在希盟,n年的桎梏不但不改,而且变本加厉。磨蹭推搪,时至今日,套用何博士的话说,不管是升斗小民或是知识界的朋友,对希盟的表现是失望多于希望。

是的,货不对版,正是这个国家的独有的气派。所谓“一个马来西亚”,纯属墙纸。“希望”这一块曾经闪闪发光的金字招牌,如今黯然失色了。共庆春节学校想挂n个灯笼,最终要出动七个大部长一起給力,还不如小律师的一封投诉信有力。

可惜,坐在冷气房里之侧,岂容鼾睡的杂音?有碍观瞻的《2019年希盟执政绩效报告》,部长自然读不到。领导听见的,是阿谀奉承之言。“人生自古谁无蛋,留取蛋清照中心”的教训,他们忘光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