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叶汉荣

很爽!很爽!很Seronok,重复五、六次的爽。

一封“恐吓”兼“煽动”味十足信函,让红灯挂后拆、拆后又挂!还劳动7名YB取消原行程,到学校摆平“捣春”风波。

凯鲁说在这课题上他奏凯了,觉得很爽很开心,还扬言将继续挑起其他课题。

- Advertisement -

学校“中计”?华社也“中计”了?排山倒海的谴责声浪,让这异议政棍再打响名堂?

之前他入禀法院,挑战华淡小违法,也批评华人墓地过大,也曾挑起《罗马公约》风波,极端土匪味十足。

蒲种国中新春装饰被指“刺眼”,且有向穆斯林“宣教”之嫌,土权副主席凯鲁这番煽动言论,连马来同胞也顶不顺,强调新年挂灯,绝非宗教活动,报警促还回社会安宁。

马来校友艾曼,炮轰土匪将学府当政治舞台,他说在蒲种国中求学时,和各族同学齐上课、用餐、打球、舞狮,大家快乐学习,根本不知何为种族主义?

逢开斋节、华人新年、屠妖节,各族相互拜访欢庆,展现一家人精神,也是整个大马民间和谐缩影。

这位极端废青“唯恐大马不乱”?而搞出这类下三滥手段,才能发泄其政治欲念Seronok Seronok Seronok?

逼人收灯,适得其反,将激发华社点亮千盏灯、万盏灯、甚至亿盏灯。

若强说挂灯是在宣教,那是他宗教意念不够坚定,缺乏内涵。

独立62年来,各族节庆张灯结彩向来相安无事,土匪这招开危险先例,政府应看到其严重性和破坏力,警方也该公正调查,严惩祸首罪魁,还给蒲种国中公道,还给华社尊严。

至截稿时,3马来团体忧种族极端分子炒作课题,临时退出茨厂街踩春活动,足见土匪“捣春”已造成一定的破坏力。

吃髓知味的土匪放话:将继续挑起其他课题,让部长们头痛。

- Advertisement -

这种“唯恐大马不乱”,败坏国风、撕裂各族和谐的匪类,若逃过制裁,如何是好?

朋友笑言,如果当局不严惩,就由民间来教训吧。

123,过街老鼠 人人喊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