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年杪的佳节和假期全结束了,该退休的也许还没退休,该上班的总算都要如常上班了。交通部长阿福也不例外,只是开年突击检查吉隆坡火车站,他真的生气了,像莫莉卡的绘本《菲菲生气了》(河北:河北教育;2009)那样,阿福非常非常地生气。

虽然前前后后,只有短短的半小时。匆匆巡视,走马看花,眼下所见的那一幕幕,他不但深感不满,而且因此脸红愧疚。怎么说,2020年还是大马旅游年嘛。做莫会酱的?

才用上两个月,搞什么鬼,手扶梯已经不能运作了。摆在铁道公司的四台售票机器,只剩一台能操作,像什么话?阿福生气了,他像是在咆哮:“俺希望,这些公司的高层多来看看,别等着部长突击,首席执行员必须雷厉风行。”

30分钟拉了部门的大队,前前后后,转了一圈,阿福这一次气得不得了,“俺要总结,本日出巡,糟糕透了。如此这般,予国家的形象不好。新的一年,我们准备迎接游客,别给他们肇成诸多不便。”

- Advertisement -

说来也是应该生气的:政府动用数以百亿令吉的银两,提升这个,改善那些。结果,工程的窠臼依旧,服务的桎梏不改,沉痾宿疾,兜兜转转:班车误点,车厢挤爆,柜台超慢。总而言之,一切的一切,仿佛尽是徒劳无功,白忙一场。

生气归生气,历经n时的等待,身为百姓,我们都知道,不吝溢美之词的改朝换代,纯属梦里的梦幻泡影;梦醒之后,摆在眼前的,其实是改巢换袋。既然如此,设计的元素、建筑的结构、行政的方式,管理的流程,一如既往,也就思之自明。

阿福生气了。阿福是一座就要爆发的火山。他随后证实,2019年12月24日董事局勒令国家基建公司的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哈兹兰停职。何故?《透视大马》的消息说:哈兹兰的表现不佳,加上轻快铁多次事故,没向公众交代清楚,引起多方嘀咕。

然后呢?现有的体制,是否有所改变?职工的态度,是不是微笑以待?阿福似乎是首次出来江湖行的初哥,大小事务都忙坏了,不能定时走入草根,感受草民的感受,听见你妈好的问候。

执政20个月,阿福只有区区三、两天,才有时间抽空再次微服出访,走到作业的底层。他总算看到车站里没有报告所说的海阔天空,只有“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难怪他生气了,非常非常地生气。

- Advertisement -

只是,这个交通部长,其实当家不当权。朝廷的关键决策,他既说不了,也实在做不了。《光华日报》的头条新闻所流露的,正是他的无可奈何。考量乘客之安全,阿福反对电召摩托车服务。可是,既然内阁批了,他只能遵照议决。

说到底,做官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每天服务不容易,阿福何必发脾气?众生难尽个人意,回头想想又何必。邻国水平不要比,公司业绩随他去。一匙棕油无忧虑,晚上睡觉甜如蜜。阿福别生气……

阿福乖,阿福不生气。阿福懂得管理自己的EQ和情绪。像《菲菲生气了》的主角,阿福重新回到会议室,一家人都在一起了。阿福抱抱,抱抱阿福。阿福不生气,真的不生气了。不管话说得多么寒心,只要静静,一切风风雨雨,都会在掌中结冰。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