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拉蒂花一一点出,涉及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其他人的多段对话录音当中所出现的各种严重问题,包括滥用权力、刑事共谋、妨碍司法、损害国家安全,通过外国援助捏造证据,以及包庇。

“在这整个背叛公众信任及犯罪的卑劣事件中,我们庆幸的是,有一名勇敢的公务员清楚本身的职责,他就是丹斯里阿布卡欣。”

- Advertisement -

阿布卡欣在发生这些录音的期间担任反贪会主席,他是在2016年8月1日被祖基菲里取代。

拉蒂花说,反贪会是在最近新年之后收到这些录音,所有录音的日期介于2016年1月5日至7月29日。

尽管她拒绝透露反贪会从谁及以什么形式接获录音,惟她相信这些录音与SRC国际公司有关。

媒体也从录音中听见一些对话提到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

“当我们拿到手(录音),我们进行鉴证以鉴定他们(有关人士)的身份,我们也展开调查。显然的,据我们所掌握的资料,鉴定所涉及人士的身份易如反掌。”

拉蒂花说,反贪会将把录音交给警方彻查,因为这些谈话攸关瞒天过海及大量新罪行。

“当中有一些贪污元素,但我们发现大部分罪行涉及刑事法典。因此,我们希望警方开始调查。”

在对话录音中出现的名字

1.)前总检察署国家税收执法组主任(后擢升为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

2.)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

3.)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4.)前反贪会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

5.)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

6.)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

7.)前朝圣基金局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斯拉欣(Azeez Rahim)

8.)Ihsan Perdana公司的董事经理拿督三苏安华(Datuk Dr Shamsul Anwar Sulaiman)

9.)SRC 国际公司前非执行董事拿督苏博( Datuk Suboh Md Yasin)

10.)SRC国际公司前董事经理聂法查(Nik Faisal Ariff Kamil)

11.)SRC国际公司前主席拿督阿都阿兹(Datuk Abdul Aziz Ismail)

12.)前反贪会副主席丹斯里苏克里

13.)阿联酋王储赛莫哈末( 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 MbZ, Putera Mahkota UAE di Abu Dhabi)

14.)IPIC主席赛曼苏(Sheikh Mansour bin Zayed al Nahyan )

15.)穆巴达拉发展公司(MDC)首席执行员卡尔顿(Khaldoon Al-Mubarak )

16.)阿联酋总统哈里法(Khalifa bin 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

17.)赛曼苏(Sheikh Mansur” Mansour bin Zayed bin Sultan bin Zayed bin Khalifa Al Nahyan)

18.)纳吉继子里扎

19.)前首相纳吉特别官员安哈里(Amhari Efendi Nazaruddin)

20.)阿兹旺 (Azwan Bro)

有关录音的总结

1月5日晚上11时56分 – 祖基菲里与纳吉的谈话。祖基菲里告知纳吉是SRC案的其中一名嫌犯。

1月17日中午12时20分 – 祖基菲里与前朝圣基金局主席兼华玲区国会议员拿督阿兹拉欣的谈话。祖基菲里将案件进展告知阿兹,并要求阿兹转告纳吉。

1月22日晚上10时12分 – 祖基菲里及阿兹的谈话。祖基菲里告知阿兹有关罗斯玛,及来自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的拿督三苏安华及拿督阿都阿兹依斯迈涉及其中。

2月26日晚上11时56分 – 祖基菲里及丹斯里苏克里的谈话。苏克里向祖基菲里索取一份完整的控状。

7月22日晚上8时44分 – 纳吉与阿联酋王储赛莫哈末扎耶的谈话。纳吉要求尽快与王储会面解决相关问题,并指这些问题令大马及阿联酋为难。

7月22日晚上11时33分 – 纳吉与赛莫哈末扎耶的谈话。纳吉提出个人要求,关于里扎阿兹制定一份贷款协议。

- Advertisement -

7月27日凌晨2时49分 – 纳吉和Mubadala发展公司总执行长卡尔顿的谈话。卡尔顿同意与里扎会面,但他告诉纳吉转告里扎勿带律师同行。

7月27日午夜12时46分 – 罗斯玛与纳吉谈话。罗斯玛对阿布卡欣感到失望,并要求纳吉邀请卡尔顿前往他们的家进一步讨论里扎的问题及解决眼前的问题。纳吉也提到他已签署委任祖基菲里为反贪会主席的信函。

7月29日午夜12时14分 – 纳吉与前特别助理安哈里的谈话。安哈里告诉纳吉有关阿联酋王储赛莫哈末扎耶非常关注及开始有点担心该些问题,后者不愿与纳吉会面,因为非常危险。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