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不愿认错,会怎么做?日本精神科医生 Yuuki Yuu的《说谎心理学》(台北:晨星;2016)列出四种常见的应对之策:一、转嫁责任,洗清自己,反正“千错万错,我没有错”。

二、拖人下水,我若有错,亦是他错在先,岂可怪罪一人?三、错引肇因,归咎一切纯属意外的个案,不需小题大做,无限上纲。四、诡辩到底,找出开溜的神圣理由。(页59)

个人既然如此,大小朝野政党往往亦不例外。但是,民众一再看在眼里,心里自然皆有不同的感受。相较509前的气势如虹,以及1116丹绒比艾的转折,草根的百姓渐渐相信,希盟将是一届甚至是半届政府。

如果外面的一个个草民,如今也这么想了;国家行政体系的大小官僚,会怎么看呢?如果官员开始觉察此时风头的不对劲,新颁的政策和条例是否可能贯彻到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 Advertisement -

犹糟的是,这些日子,希盟所行种种,往往没有标准,不但“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眼下甚至一再放任大马伊斯兰学生阵线(Gamis)光天化日之下,肆无忌惮地在吉隆坡的大街大踩董总“显露共产党及行动党的本色”云云。

希盟的当权领导似乎忘了,他们之所以得以入主布城,秉持的是主张民主、公义、多元、平等。怎么一经上台,执政不及两年的光景,不仅终点缥缈,现在连开跑的起点线也看不见了。

不论转嫁责任、拖人下水、错引肇因,还是诡辩到底,其实都不管用了。身在网络的大时代,街上的口碑、网上的留言、手机的信息,都流露了民心的耐心,跌到了谷底。坐在前排的领袖等着被内阁裁员,似乎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说是这样,身在高位,也许是水平线蒙蔽了眼睛,大官听见的,全是阿谀奉承的不吝溢美之词。教育部长马智礼(被)辞官,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莫哈末丁可达比仍然老神在在,自诩他的2018年的关键绩效指标(KPI)出众:

“我的指标有93%,已经靠近100%。我不懂得,如此接近100%是不是好事,我一丝都不在意。我何必为此操心?国家如果还需要我,我则继续服务,反之,大可随时革除。我不会因此忐忑不安。”

此外,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及环境部也不遑多让,鉅细靡遗地逐一罗列了2018年7月起,截至2019年12月,杨美盈领导之下的42个政绩和举措,做给你看!

- Advertisement -

哇塞!42个项目!93分耶!按照学术的圭臬,如此高分,必然列入第一级荣誉学士的水平。那么,内阁准备动用逾4亿令吉,奖赏32辆丰田Vellfire以及3000本田雅阁(Honda Accord),自然也是应该的。

坏消息的,一方面大家沉溺在美好的想象之中,另一边林吉祥曾经高调狂赞为20任教育部长,最令人兴奋,最有希望,历史上最称职的教育部长马智礼(被)离开了。谁是下一个,被收工过年?

希望,是天空里的一片云,揉碎在躁动之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刻印在选民的内心。欢喜之后,在转瞬间逐渐消灭了踪影。如今西门有西门的方向,金莲有金莲的理想: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等到补选,才来赶紧放出光亮。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