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针对「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课题侃侃而谈。

 

报道:陈志玮
摄影:张翌伦

华淡小四年级国文课本纳入“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掀起千层浪,作为拥有42名国会议员的民主行动党更在此课题上成为众矢之的,更被在野党冠以“静静党”;对此,该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在迈入2020年前夕(31日),针对这项课题一一做出答复。

林冠英指出,“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旨在介绍马来文的起源,而3页的内容也旨在介绍钞票、国徽上的爪夷文字。

- Advertisement -

他遗憾,单纯的介绍爪夷文已经延伸成为种族课题,更引起马来社会的强烈反弹,多个组织甚至扬言要关闭华小。

他接受《光华日报》和《东方日报》联访说,其实早在80年代,我国的华小国文课本已有“爪夷文单元”,当时的华小生不只要学习,还要读甚至要写。

“有一个华小生告诉我,他在小学时曾学习爪夷文。当时的他不只要写、要读,还要念。我不懂你们(记者)有没有读过?不过,过后‘爪夷文’就停止(教学)了。”

“为什么当时不是一个课题,现在却成为课题?以前是强制性(学习),现在是选择性。且爪夷文有37个字母,这3页只有14个字母。以前学习37个字母没有问题,为什么现在只有14个字母却反对?”

林冠英也表示,本身费解董教总指“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会让华淡小变质”的原因,因华淡小的教学媒介语并未改变。

“‘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怎样使到华小变质?华小的教学媒介语有变吗?这个根本不是在中文课本,而且只是在介绍爪夷文。”

此外,他也说,行动党愿意与董教总及其他华团组织展开对话,惟他希望华团组织领袖在向媒体透露会面详情时,能够告知实情。

董事部主权 有商议空间

董事部主权有商议空间,惟林冠英对董教总所发表的“反对爪夷文”言论,感到遗憾!

林冠英指出,若董教总一开始就挑明要争取董事部纳入“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的决策单位,而非“反对爪夷文”,则不会延伸出目前的族群问题。

“我看到很多文章说‘不是反对,而是争取董事部的地位’,那这是(董事部)主权课题。如果是说‘主权’,就不会引起这么强烈的反应。”

“你问马来人,他们认为董教总是反对爪夷文。如果延伸成为反对一个语文,就让他们能够用种族的角度来反对华文教育。”

他认为,董教总应基于民主人权、《联邦宪法》和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来看待母语教育的基本权力。

“一旦‘种族化’,那肯定成为输家。因为,种族就是一个人数游戏,这是非常不健康的!”

他表示,如果谈论华小董事部主权,则仍有讨论的空间。

“我认为(华小董事部主权)还是可以讨论,就不会这么敏感。”

林冠英也解释,教育部当初未将华小董事部纳入“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的决策单位,主要原因是教育部认为应以家长的意愿为依规。

“教育部的立场是说以家长的意愿为主。但,如果你要再讨论这个课题,你可以要求再进行讨论。”

他促请华社,勿跌入种族极端分子的陷阱。

争取独中拨款   火箭没有静静

林冠英反驳“静静党”论,回击:“新增独中、中小企企业微型贷款,也叫‘静静’?”

他坦言,本身了解马华总是以“静静党”来形容行动党,但他反问:“行动党在哪些课题没有发声?”

他笑说:“如果是‘静静’,‘爪夷文书法教学单元’怎么会从6页减至3页?怎么会从‘强制性’改为‘选择性’教学?怎么会让家长来做决定?”

“我们是怎样成立的?我们哪里会‘静静’,当然在内阁有表达。”

林冠英也揭露,独中连续两年能够获得政府的拨款,就是由他向首相敦马哈迪提出的建议。

“当初要拨款给独中1500万令吉的时候,我有问过首相马哈迪。他当时有询问(给拨款的原因),而我就向他解释。过后,他同意。”

“为什么以前马华在朝时,不敢向(时任首相)马哈迪提出给独中拨款的建议?”

“除了独中拨款,我们也给华裔中小型企业家超低利息的贷款。为什么他又不说?这不是我们‘静静’,是你们‘静静’!”

针对华团联席大会被禁,行动党被指“静静”,林冠英则驳斥,指该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已经在第一时间发文告,表达不满。

他解释,当时华团联席大会被禁期间本身在放假,惟假期结束后,便立刻向媒体表达该党对警方所采取行动的不满。

国阵伊党若掌权   华裔沦五等公民

林冠英提醒,国阵和伊党若掌权,大马选举制度或将消失,华裔很可能将沦为“五等公民”。

他说,华社必须看清现实层面,倘若华社真的认为国阵执政比希盟来得好,那希盟也只能接受。

不过,他提醒,一旦国阵和伊党赢得政权,华裔目前所享有的权力也将随之消失。

“如果国阵拿回政权,马来西亚政府将是‘苛政’,也就是苛刻的政府,不只是剥夺非穆斯林的权力。届时,华裔不是二等、三等,而是‘五等’(公民)。”

“此外,国阵和伊党一旦执政,华裔投票权也会被剥夺。”

就敦马争议性言论    仅个人意见未执行

针对首相敦马哈迪争议性言论,林冠英则表示,个人意见和执行不能相提并论,马哈迪仅发表个人意见和看法,最终并未执行该意见。

- Advertisement -

他说,在马来西亚任何人都有权发表个人意见,马哈迪在接受媒体询问时,纯粹只发表本身的看法。

“虽然马哈迪对董教总有一些看法,但他并没有说要禁董教总。这是他几十年对董教总留下来的印象,我也有亲自询问他,他自己也说没有这样(禁董教总)的动机。”

他认为,人民应关注的是政府实施的政策,而非只关注于领袖发表的意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