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能够在2019年最后一天,为2020年第一天见报的专栏写稿,确实是无比荣幸之事。我当然也要借这个时机,为2019年作一番检讨,同时检视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一切,进而为2020年设定新的人生目标及方向。

现在看回政坛所发生的一切,2019年绝对是人心变化最快的一年。就在这短短的一年,许多人对希望联盟,尤其是对火箭的信心突然间跌到了最低点。其中影响最严重的就是爪夷文字的课题,其次就是拉曼大学学院拨款的争议,再来就是首相马哈迪所发表的种种谬误言论。

你说,火箭领袖完全没有努力吗?那也不尽然。如果火箭领袖完全没有力争到底,今天在华小四年级马来文课本所纳入的爪夷文字教学,何止只有3页?何只不教、不学、不写、不考呢?甚至是董事会或家教协会要对之作决策,似乎连门都没有呀!

很多人质疑火箭有42个国会议席,在内阁有6个部长,为何却要被牵着鼻子走呢?这是内阁制度使然。即使是内阁制度,还分有首相主导的政府,或者是内阁主导的政府。我们今天的状况跟英国当年由撒切尔夫人所主导的内阁很相似,哪有部长会公开反对首相所作的决定呢?更何况,火箭6位部长在内阁投票时,再举手举脚也不可能享有42张票呀!

- Advertisement -

当然,若您选择公开反对,你有两条路可以走。其一就是自动辞职走人,其二就是被辞职走人。最近,曾任我国驻外大使的丹尼斯在网上评论:到底火箭应否离开政府?他提到马哈迪很显然独自一人在摧毁希望联盟,同时将火箭拖下水。随着我们再也看不到众人曾经寄望的马哈迪,能够在新马来西亚下引领我们继续前进,火箭应该考虑以新的平台来推进其改革议程。

火箭确实处在新的十字路口!要如何前进呢?还是要再等多一年半载,等安华上位后纠正作风改变政策来解救火箭?再不然就是全党要自救,以新的领导风格走出火箭向来所标榜的第三条道路?这些都是火箭上下在新的一年必须思考的大问题!

当我将同样的问题抛给其他党同志时,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为何火箭要脱离这个政府?应该脱离这个政府的应该是其他小党,而不是拥有42个国会议席的火箭。确实,42个国会议席乃是火箭最珍贵的资产。可是,当资产不善于被应用时,这就变成了我们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

- Advertisement -

从他们这种反应,可以看出火箭的基层党员还没有来到要放弃的阶段。既然基层党员没有要放弃的意愿,党领导就应该表现得更加积极,包括善于应用各种平台来表达火箭对于不利人民决策的看法或主张。至于拉曼课题的争论,我们应该将之留在2019年,而2020年则应该将焦点转向全民更关注的议题吧!

对于火箭领导的提点,我们过去一年半确实做了不少。秉持着有则改之,无则勉之的心态,希望当权的领袖能够珍惜火箭基层所表达的种种意见或看法。在新的一年,我将把更多时间用来协助强化火箭所主导的槟州政府,以及火箭同样有份主导的联邦政府,包括提供多一点正面意见,少一点负面或以消极的角度去应对之。

这就是我所谓新的人生目标及方向!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集全党上下之力,以及所有曾经支持或还在支持火箭的众人力量,在2020年加速这个国家的改革力度,同时把那些蛮横又无理的政治鸭霸给赶下台。祝愿大家明天会更好!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