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曾丝苛

左起:蓝志锋、许文思。

时事评论员蓝志锋认为,警方申请并获得庭令禁办“1228华团联席大会”,反倒解决了主办方(董教总)“左右为难”的窘境,让各方有台阶可下!

原定于12月28日(周六)在新纪元学院举办的华团大会,因警方申请并获得庭令而被禁办,此事随即引起在野党的炮轰,及董总支持者的抗议。

不过,蓝志锋接受《光华日报》电访时表示,尽管华团大会没有任何违法成分,在宪法之下是合法、合情、合理的,惟从筹办至今,整个舆论都趋向非常负面而且种族化的发展,尤其马来社会。

他指出,这场大会引起争议的原因是其焦点被模糊、重点被放错。他续说,大会真正的核心议题是讨论董事会主权被忽略的议题,但从一开始就未被凸显出,反而突出的是爪夷字那3页介绍的课题。

- Advertisement -

“当舆论都把焦点放在爪夷字那3页课题的时候,整个焦点就被模糊了,包括许多华社人士都不清楚或不是很了解,真正董教总抗议的原因是什么,从一开始这个信息就不明确。”

他也说,马来社会对这个课题的不了解,尤其马来学校没有董事会,他们对这方面没有概念,因此他们只知道董教总反对3页爪夷字。

“从他们的角度,他们认为,教育部既然已经妥协,从6页减半至3页,为什么华社还不能够接受?华社这方面没有很好的去解释,导致情况越来越糟糕。”

局势发展对董总非常不利

蓝志锋表示,实际上,目前整个局势的发展对董总非常不利,若董总自己宣布取消大会,可能会有华教内部的强硬分子认为董总在妥协,若继续进行,可能会面对马来社会更大的反弹,甚至流失原本支持或者同情董教总的马来组织。

“现在这个难题,董教总不需要自己解决,警方已经帮他解决了。”他坦言,警方通过申请庭令的方式其实相当聪明,因为若直接禁止,必将会面对华社的强烈反弹。

他也说,这样的情况让双方都缓了一口气,一方面警方执行了他们的工作,一方面董教总顺水推舟,遵循警方的指示取消大会。面对支持者,特别是华教的中间分子,董教总也能够很好地做解释。

“这是一个折中,带一点无奈的方案。不过整体上,这是一个能够另各方下台阶的方案。”

希盟被炮轰只是旁支问题

蓝志锋指出,尽管希盟政府,尤其行动党目前被马华、民政党等炮轰,但是这只是旁支的问题,当前的重点是如何解决马来社会舆论对这个课题的不了解,以及对董教总的误会。

他直言,希盟、政府免不了受到批评,因为任何政党当政府,在处理华教课题时,都是两面不讨好,都会面对左右夹攻。“这是马来西亚种族政治的现实,不过前朝政府的马华、民政党,还是现在希盟政府的行动党,这是可以理解的。”

他提及,过去12月26日(周四)在隆雪华堂举行的“爪夷论坛”,获教育部官员当中属于第二号人物——教育部代总监哈比芭出席,打开了对话空间,该场交流会气氛非常好。

“隆雪华堂在华社的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他去到这个地点出席对话会,解释教育部的立场,交流会的气氛也非常好。现在是如何将这个气氛良好的对话会,延伸出去。”

他补充,目前是对话的时间,理想对话是化解分歧的最关键元素,而董总已妥协让步,教育部长马智礼也应展现处理问题的诚意,与各方对话,而不是高高在上。

许文思:塞翁失马

时事评论员许文思指出,华团大会被取消,难免会加深华社对希盟政府的不满,尤其华社认为政府持有双重标准,要讨论马来社会课题就可以,要谈论华社课题就不行。

不过,他受访时也说,在某种程度上,华团大会没有如期举行,或许避免了不必要的纠纷和骚乱,可说是件好事。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希望给双方一个机会,重新回到谈判桌上解决这个问题。

他强调,尽管华团大会取消,但其问题还没解决,董联会和华社也无法接受,因此目前要关注的是,接下来双方要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

左起:李添霖、黄赐兴。

李添霖:只能靠天

“我们的声音到底谁可以听到?华文教育走到今天真的令人非常担忧!我看我们只有靠天。”

槟威华校董事联合会主席李添霖说,相比前朝政府的开放度,希盟政府持有双重标准之嫌,使大马走向更不民主、不开明的方向,直言不认同、很失望!

李添霖说,槟州原有约40人参与华团大会,随着大会临时被取消,已付的巴士费等费用也是一笔损失。“损失不大,只是遗憾!”

他指出,在这个民主社会下,加上大会在室内举行,警方应有能力控制情况,不应以保安问题为由,禁止当局举办大会。

他也说,过去虽然举办多项公开动员的活动,都面对各种准证问题,但最终依然成功。对于此次警方申请庭令的举动,他坦言不认同、很失望。

无论如何,他周六(28日)与另2名来自槟城的代表前往吉隆坡,进行聚餐交流,或会顺道探讨大会取消后的后续工作。

- Advertisement -

黄赐兴:政府需聆听华社心声

另外,韩江学校董事长拿督斯里黄赐兴于受询时说,政府需聆听华社的心声,再决定是否禁止华团大会。

对于华团大会取消一事,他表示遗憾,认为政府罔顾人民心声,政府应给予合理理由,以安定华社的心。

他举例,就像教学一样,就算学生调皮,最重要的还是给予学生发表心声后,再依据情况作出调整。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