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淡小四年级国文课本介绍爪夷文单元课题的争议已经持续争议了好几个月,从刚开始的鉴赏爪夷书法到介绍爪夷字单元、从6页的课本内容减至3页、从强制性教学到交由家协家长及学生决定是否教学,这些过程都出现了许多争议,其中就包括介绍爪夷字单元列为正课的实际用意及对学生的实际帮助,或者是董事部在《1996年教育法令》(修正案)第53条被赋予的管理华小权利。虽然教育部在指南修订后纳入董事部为“候补”决策单位,但这依然没有解决问题,以致董教总宣布将在28日办华团大会捍卫董事部在华小的管理权及施压政府撤回爪夷字介绍单元。

- Advertisement -

尽管董教总强调华团大会只是反对在华淡小强制推行介绍爪夷字单元及捍卫董事部主权,而并非反对爪夷文,可是有心人却强行把这项大会扭曲为反对爪夷文及挑战国语地位,甚至是牵扯到种族课题。加上政客的煽风点火,以及一些组织扬言踩场,而且警方也接获许多投报,这导致警方在大会前一天基于安全理由申请庭令禁止大会的举行。

可是华团大会虽然宣布取消了,其实更多的疑问却也跟着浮现,并与国家的未来息息相关。首先,警方基于安全理由申请庭令禁止华团大会的举行,这是否意味着未来只要是基于安全理由,警方都可以用同一个方式禁止任何集会?如果这样做的话,是否抵触了宪法所赋予的人民的权利?人民对警方能够维持公共秩序的信心是否会被动摇?一些极端组织是否会为了阻止他人发声而显得更极端?另外,华团大会的取消,行动党在华社受到的冲击相信是最大的,华裔虽然未必认同董教总的决策,但在这起事件上很可能会在华裔的权益上产生不满的情绪。如果这些情绪继续延伸下去,对行动党,甚至是希盟华裔选票的流向是否会有意想不到的冲击?

从介绍爪夷文单元课题来看,华社对华教课题的高度关注主要还是因为多年所累积下来的信心问题,也是因为华教艰辛的处境所埋下的敏感神经。如果政府能够平衡处理并寻策解决华社的信心问题,根本就不必举办任何集会,也不会出现不满情绪,更不会让有心人趁机破坏种族之间的和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