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2019年已经到了最后一个星期。是时候检视马来西亚过去一年里政经文教的发展,以便为2020年再次展翅高飞铺路。

- Advertisement -

2019年马来西亚的经济依旧没有什么亮点。在中美贸易战里,马来西亚没有抓住机会,把迁出中国的跨国公司制造业工厂吸引到马来西亚来。国际贸工部在这个环节里几乎神隐,没有主动做到制定宏观政策面向外资招商的功能。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整个顶层经济规划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路线 – 外资可以如何获得政策红利、税务优惠、人力资源等,都没有详尽的铺成。经济事务部在这方面的功能依然是欠缺的。另一个内在因素,就是马来西亚的制造业高度依靠外劳。外劳本身就是一个不稳定的人力资源 -就业周期短、素质参差不起。和越南、泰国的本地人相比,马来西亚的外劳是产品素质的计时炸弹。这也最终让他们选择落户他方。

在政治领域里,马来西亚的宏观政治改革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无论是降低投票年龄,还是限制首相任期,那都是非常正面的发展。但这些正面的发展,并不能掩盖希盟在政策具体落实上的无力感,以及盟党之间日渐貌合神离的裂痕。希盟执政的州属当中,霹雳和马六甲相继爆发政权危机。霹雳州州务大臣对外宣称被行动党架空,而马六甲首席部长则看似随时可以被州议会投不信任票下台。这些情形简直就让民间看傻了眼。这种政治不稳定,放在眼前就是对希盟最大的杀伤力。人民要的是一个稳定的政府,吃爆米花看政治戏码固然很刺激,但是长久下来这会形成政治疲劳的。希盟如果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执政一届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在教育和文化领域里,2019年是非常具争议性的年份。教育部预订明年在小学四年级推广的爪夷文,现在已经演变成海啸级政治风波。这个原本应该只是纯教育问题的政策,在马来右翼分子、董总互相推波助澜下,已经快一发不可收拾。诚然,重演茅草行动的可能性不太高,但是如果不把这股星星之火扑灭,那么接下来,将还有更多的政治投机分子见缝插针,企图从这个课题里捞取政治资本。在此,另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就是,我们华社是否有客观看待这个议题,我们是否有更全面的思维,来提出更有效的解决方案,以便一劳永逸决解决。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