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沙阿兹(左2)递交“友谊之信”给黄再兴,左为罗志昌,右为陈仁义。

“董教总等华社组织拒绝国民型小学国语课本纳入爪夷文单元,是出于对伊斯兰化的恐惧。”

董总秘书长黄再兴申明,董总没有反对学习爪夷文,他本人也曾学习过爪夷文字。

“董总没有抗拒爪夷文,而是害怕伊斯兰化的现象,历史课本清楚阐明,爪夷书法是伊斯兰的象征,因此不能责怪华社对华小或遭伊斯兰化的恐惧。”

他坦言,尽管本身未曾亲眼看见,但曾听闻在东马发生非穆斯林遭伊斯兰化的事件,虽然难以确认真实性,不过非穆斯林社群的担忧确实存在,过往经验也导致教育部长期不受少数族群信任。

黄再兴周四晚在大马行动方略举办的《爪夷论坛:相互理解》论坛上以主讲人之一的身份发言道,在爪夷文课题出现时,董总的态度是希望教育部暂时搁置介绍爪夷字单元。

- Advertisement -

他说,国民型小学五年级课程大纲已经有爪夷文的介绍,董总或淡米尔基金会从没有反对,因为是在介绍中文书法、淡米尔文字的多元背景下引入。

哈比巴:学爪夷文不会改变宗教信仰

针对非穆斯林社区被伊斯兰化的忧虑,也是代教育部总监的哈比巴认为,学习爪夷文不会改变学生的宗教信仰或让一个人成为穆斯林。

“黄再兴先生说他有学习爪夷文,但我相信他没有因此成为一名穆斯林。”

她说,这主要是让学生去赏析一门语言的书写艺术,教育部也选择以日常生活物品取代成语介绍爪夷字,有助学生了解大马的文化遗产。

她称,很久以前国语书体是爪夷字,到了现代社会,爪夷字不会取代罗马字作为国语的书体,很多人已经习惯用罗马字来掌握国语,大马不会向后倒退。

华小董事会未必与家协关系密切

教育部副总监哈比巴解释,教育部选择家教协会作为爪夷文单元的决策方,其中原因是华小董事会未必与家协关系密切,两者有时候会发生矛盾。

她续说,教育部不想在影响孩子学习的重大决定上出现巨大分歧,家协代表学生家长,而董事会里不一定有家长,因此决定由家协作为重要决策方,在最初并没有纳入董事会。

她指出,这一决定引起董总反弹,教育部把反对声音纳入考量,并在12月20日的教育部通令中,把董事会列为决策单位之一,但只限没有家协的学校。目前没有家协只有董事会的学校都在沙砂,大约有1500间。

- Advertisement -

“我们不能让同一所学校的家协和董事会做决定,虽然这样说有所冒犯,但不是所有家协与董事会关系密切,我们不想要校园里的重要机构出现误会,这事关孩子的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主席费沙阿兹在论坛结束后,也递交善意的“友谊之信”给黄再兴,作为伊斯兰青年运动与董总之间的友好象征。

内容表示该组织重视与董总的合作,包括合作在学校举办亲善活动,认为这是促请族群理解的承诺和加深关系的举措,都是为了让大马有更好的未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