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话说,胡一刀迷迷糊糊之间,坠入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从兔子洞掉进了一个充满梦幻的世界。

一班衣著奇奇怪怪的人,正在讨论韩大爷的独排众议,都说“这不是颠覆了历史吗,何谓英国不曾殖民马来亚,还说英国人乃受邀来马协助发展国家?”

有的说,如果这个论调是对的,何以1957年东姑需要高呼默迪卡?也有的讥讽,马来亚所有历史课本是不是需要改写?还有的戏谑,如果英国人是受邀来的,马来亚何须争取独立,挥挥手不就可以打发他们走吗?

胡一刀看见韩大爷也在人群中。他眼见势头不妙,似乎想掉头走人。就在此时,韩大爷听见有人喊他,回头一看是个不相识的洋佬:“你……谁呀?”

- Advertisement -

那人一笑:“我是伯奇,也就是J.W.W.Birch呀。”

韩大爷仍然一片迷惑:“Birch?”

伯奇挂着笑脸:“你老家不是在安顺吗,我曾经住过附近的巴西沙叻。”

韩大爷终于省起来了:“哎……你就是霹雳州第一任英国参政司(British Resident),后来在河边船屋洗澡被刺杀那个?”

伯奇把韩大爷拉到一边:“对呀,何以你说英国不曾殖民马来亚?我就是代表英国殖民政府的参政司呀。你不用脸上贴金,如果真的是邀请英国人协助发展,霹雳苏丹阿都拉怎会策谋杀害我?”

伯奇又接下去说:“刺杀我的Maharajalela和其同伙,后来不是都被喻为反抗英殖民的英雄吗?嘿嘿嘿,如果真的没有英殖民,又何来反英抗殖英雄啊?”

韩大爷脸一红:“我……没有想那么多。”

此时来了一个彪型大汉:“我就是Maharajalela,你就是制造圣诞节笑弹的韩大爷?”

当韩大爷思量如何回应,Maharajalela冷冷说:“因为刺杀参政司伯奇,我和同伙三人被英国人处决,苏丹阿都拉也被英国人流放到南非东部的塞舌耳群岛。”

韩大爷放软身段轻声道:“马来亚独立后,吉隆坡纪念伯奇的Birch Road,不是已经改名Maharajalela路吗?”

Maharajalela再冷冷道:“普天之下,只有侵略者美化他们自己,哪有被侵略者美化侵略者的行为?印尼没有美化荷兰,越南没有美化法国,菲律宾也没有美化美国,何以马来亚要美化英国呢?”

“我只问一次,你们是不是要改写我们反英抗殖的历史?”

韩大爷忙摇摇手:“不是不是……”

此时又来了一名气度不凡的洋佬,原来是钦差大臣葛尼:“大家如此人齐,我也想说几句。”

韩大爷一副洗耳恭听:“好的,你说你说。”

葛尼懒洋洋道:“当年我在福隆港路上,被马共袭击中枪而死,我心里是充满怨恨的。不过,如今我却很好奇,如果Maharajalela刺杀伯奇被当成反殖英雄,为何马共袭击我却被当作恐怖分子?”

“对呀,同样是杀害英殖民高官,你们的史观出现不同表述,像雾又像花叫外人完全看不透……”

Maharajalela忍不住插口:“你说英国不曾殖民马来亚,那么葡萄牙、荷兰、日本有没有殖民马来亚,难道用小日本那一套‘进出’马来亚?”

- Advertisement -

葛尼最后结论道:“悭的啦大爷,历史不是任由搓捏的面粉公仔,说圆就圆,说扁就扁。”

韩大爷一时无语,手心全是冷汗。当人群一哄而散,胡一刀突然醒来,原来已经走出了梦游仙境。。”

哎呀,周星驰《九品芝麻官》都说了,“挛都拗得直,死都拗返生。”是的,挛挛曲曲若能拗回直的,死翘翘的亦能拗到翻生。然而,即便拗得了一时,也拗不了一世呀?。”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