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南(右)与单亲妈妈电召车司机商讨进一步法律行动的筹备计划。

捍卫大马电召车司机基本权益运动发起人吴健南讥讽交通部长陆兆福声称本身要当个“接地气”的部长,然而却不愿回应一名生活陷困的单亲妈妈电召车司机的要求。

吴健南周一在脸书发表贴文指出,该运动于上月15日代表一名单亲妈妈电召车司机向陆兆福发出律师信,信中已要求当局在30天时间内给予回应,并向当局提出6项合理与切身诉求,包括允许该名单亲妈妈早日复职、修改指南阻止业者在完全无需举证的情况下不公解雇司机、停止一切歧视弱势群体司机举措、设立电召车服务仲裁庭处理涉及业者、司机和乘客的纠纷,和严厉执法确保国内某最大业者遵守乘客实名登记制度,以保障司机工作安全。

“但如今过了一个月多,却依然音讯全无,这是否就是陆交长所谓的接地气之举?”

他在贴文指出,陆兆福可曾想过,这名单亲妈妈司机如今因为客户片面之词,以及电召车业者的不公解雇,数月来陷入生活困境,尤其担心如何继续照顾和养育家中尚在念书的孩子?

“陆兆福是否想过,当许多人都在这个季节与家人共同欢度佳节,还有无数司机像这名单亲妈妈一样,已无法展欢颜过日子,因为即便已向当局多番求助,包括通过正式官方管道,却依然一再被漠视而不予理会。”

- Advertisement -

更重要的,完全不回复人民的律师信,是否陆兆福所领导交通部的标准专业程序?若是的话,肯定是非常不专业和不尊重三权分立原则。

他指出,过去本身所处理的法律援助个案,即便与一些政府部门如巴生市议会站在不同政治立场,但作为地方政府依然懂得尊重司法程序,并就事论事给予专业调查和透明回函。

- Advertisement -

因此,作为联邦政府部门的交通部,岂能比一个地方政府的标准作业程序还不如?

他说,由于交通部在陆兆福领导下显然已完全关上协商之门且不愿伸出友善之手,连身为单亲妈妈司机的律师信也不愿给予基本尊重和关注,或至少展现尝试解决问题的基本诚意。

鉴此,捍卫大马电召车基本权益运动在别无它法之下,只好启动下一阶段法律程序,准备草拟法庭入禀书,正式提控该业者、交通部和大马政府,由法官为国内一众电召车司机们主持公道。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