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航空集团(AIRASIA,5099,消费产品与服务组)热衷于将棕油作为其可持续发展计划的一部分,并在未来发展以生物燃料驱动的航班。

亚航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表示:“我们现正与多家研究公司和原产业部合作,对棕油相关的生物燃料进行研究,以研究植物油的相容性。”

“由于棕油拥有不同程度的粘度,因此在3万英尺高空燃烧时的粘度也不一样。”

“我们设法将生物燃料当成飞机的真正燃料使用,我们认为该计划并不遥远。”

- Advertisement -

他说:“我们是棕油的主要支持者。我们为亚航设定目标,以生物燃料取代大部分的航机燃料。”

费南德斯称,作为减少碳排放倡议的一部分,碳排放已成为航空业一个更大的话题。

“在减少碳排放方面,我们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航空业的碳排放已增加了约2%。”

他补充:“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减少碳排放,加上我们也有可持续部门制定新计划,而生物燃料将是其中的一项计划。”

此前有报道指出,亚航将在未来的航班中使用生物燃料,并获得空中巴士的研发所支持。

市场观察家认为,此举可能会降低该集团的航机燃油成本,并减少碳排放。

费南德斯透露,航空生物燃料技术的研发需要大量工作,包括全面研究替代燃料与传统飞机燃料的燃烧方式。

他说:“来自飞机制造商空中巴士的技术将促进我们开发航空生物燃料的计划。”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表示,自1990年以来,每位乘客的碳排放量已下降了逾50%。

它补充,自2009年以来,全球航空业的燃油效率每年提高2.3%,较目标高出约0.8个百分点。

今次是一项结合更有效率的飞机和营运效率的投资。

“将每位乘客的排放量减少一半,是航空业技术专长和创新的惊人成就。”

- Advertisement -

但是,IATA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员亚历山大迪朱尼亚克称:“我们有更大的抱负。从2020年开始,我们将限制净排放量。到2050年,我们将排放量减少到2005年的一半。为了实现这些目标,意味着航空公司必须对新技术、可持续燃料和改善营运持续进行投资。”

他指出,自2009年以来,航空公司已在新飞机上投资了约1兆美元(4兆1384亿令吉),此外,还签署了约60亿美元(248亿3000万令吉)的持续航空燃料(SAF)远期购买协议。

朱尼亚克透露,引入国际航空的抵消和减少碳排放计划(CORSIA),将确保从2020年起国际航班出现无碳增长,并为气候融资筹集约400亿美元(1655亿4000万令吉)的资金。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