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表示,拉曼的4000万令吉已经入账,证明了财政部并没有把拉曼的拨款转移至独中,反而是马华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谎话连篇。

行动党秘书长办公室在周四的文告中指马华之前一直在媒体上带风向,指财政部对华教的拨款不增反减,因为财长不过是把拉曼的拨款移去独中,华社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好处。

“不过,随着拨款在本周一(12月16日)正式汇入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的户头,而且还从原本的3000万令吉加码到4000万令吉,外加2019年预算案中的550万令吉,数目已达4550万令吉,甚至比2017年和2018年国阵的3000万令吉多出50%;

再加上给予独中的1500万令吉、华中的2000万令吉、增建搬迁华小拨款 2000万令吉、全津华小水电费补贴1200万令吉等公益金的2500万令吉赠款,事实已经证明,希盟政府带给华教的,远比国阵来得多!谁是真正爱惜华教,谁在操弄情绪?明眼人必能了然于胸。”

文告指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仍不愿面对现实,继续发挥忽悠华社得的本色,立刻转移视线称有关学府的行政拨款和发展拨款分割,竟由两个部门负责有关拉曼拨款方面,到底是财政部越权,还是教育部被削权的问题?

- Advertisement -

针对这问题,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之前的直播节目中已经做了解释,他举例,当教育部宣布兴建华小并承诺来年会给予拨款,但后来发现钱不够,自然就会向财政部申请,然后再由财政部把钱交给教育部。

“所以当我们把钱拿出来,尤其是资助独中,都是来自财政部的,为什么要计较这些?这些是芝麻绿豆的事情,最重要是学校有没有拿到钱。政府宣布拨款的时候,钱有没有交出来?这些总好过宣布了,钱却没有来。”

“魏家祥想必心知肚明,国阵在执政时期,许多对华教的拨款常常宣布了却迟迟不见踪影。反观现在希盟说到、做到,而且钱马上到,全方位捍卫多源流母语教育,包括在法庭上阻挡亲反对党者入禀法庭要求关闭华淡小。”

“而和这些种族宗教极端主义者同一阵线的魏家祥,要不要出来向人民交待一下马华在‘关闭华淡小’的争议上又做了什么?”

“不做也错,做也错,那你要我怎么做?”

在拉曼拨款一事上,文告指马华从来只以党的利益为重,学生和民众的利益摆两边。

“原本只要遵守法令,让信托委员局与基金会拥有50%中立的成员即可,但马华为了自身的利益,死硬不放手,准备牺牲拉大师生的利益来获取自己的政治资本,甚至挑衅政府采取行动。”

“然而,若是政府强行按章行事,拉曼的拨款肯定会被端走,不过,这并不是财长或希盟所要看到的局势,毕竟到最后受到影响的只会是拉曼的学生。”

财长之前在直播中感叹:“不做也错,做也错,那你要我怎么做?”他认为,他们非常不愿意采取行动(拿回拨款),因为这对拉曼不公平,更会伤害到学生的权益,但马华又坚持霸住信托委员局不肯守法,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中立的校友会作为负责单位,处理有关拨款。

林冠英也说,政府在规划财政预算案时,希望马华管理的拉曼信托基金局能够奉公守法,遵守政教分离的条规。无奈的是,有关基金局不愿配合,现在只能交由另一个机构扮演管理拨款的角色。“我有信心他们(拉曼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能够做得很好,因此我们会考虑制度化,将拉曼的拨款列入预算案内。”

- Advertisement -

另外,尽管拉曼校友的教育信托基金会之信托局主席拿督陈泽却博士以及两位非独立成员即拿督叶国煌以及拿督曾华健都是马华党员,但财长表示这并无问题,就像公务员可以自由加入政党,惟不能成为领袖的道理一样,信托局的一些成员虽拥有马华党员的背景,不过并不是党内领袖,因此并不构成问题。

“里面一个行动党党员都没有,反而是马华的党员。我并无不在意,反而是马华为何要在意。”

“总括而言,希盟执政18个月以来,虽然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已经比国阵还要来得更好也更有诚意!希望人民能够给予更多时间,毕竟政府仍需和广大的公务员配合,一起来履行选前承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