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上个周末很特别,巫统、公正党及诚信党不约而同地同步举行党员代表大会,意识形态各互相回异,因而三党绽放的政治讯息,也大不相同。

巫统党代表大会是在丹绒比艾补选国阵(马华)狂胜之后举行,党员士气恢复,领袖言行可谓趾高气扬,扬言势要从大门重回布城,绝对不会走后门组织政府。

巫统大会的另一个特殊画面,是伊斯兰党党魁哈迪阿旺破天荒首次嘉宾列席,并与巫统至高领袖列坐主人台,为巫伊两党联合推动的“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理念站岗,对马来穆斯林族群放射重要讯号。

因此,今年的巫统大会会场,开始听到如雷贯耳的“泰克比尔”声浪。“泰克比尔”原字是Takbir,意思是“真主至上”,原是伊斯兰党集会的回音谷效应,现在巫统也开始受感染。

- Advertisement -

整体来说,巫统大会的舆论排阵,主要是抨击希盟管治无能,而巫青团的重炮则是对准行动党,将之标签为摧毁马来人利益的癌性敌人,必须对它置之死地。

但话说从头,巫统被踢出不成只是19个月前的事,它的丑行丑性人民仍为淡忘。因此,2018年大选前政敌把巫统标签为“最贪污的政党”的口号,相信至今仍在民间余音绕梁。

至于公正党则最具戏剧性和悲剧性,当年国大党代表大会党员动武叫嚣的画面,现已转移到公正党大会公演,贻笑大方。

说到公正党大龙凤的滑稽,剧情真的是峰回路转。大会前夕,安华及阿兹敏对立两派暂时息事宁人,摆出和解模样。大会第一天,出现党员武打流血事件;第二天即又出现会场集体离席出走、集体举行媒体会,抗议安华纵容党员轰骂阿兹敏的画面;第三天,阿兹敏率众另外举行党派集会,借他当年勇战并击倒两个依布拉欣(再益依布拉欣、卡立依布拉欣)的记录,暗喻就算再多一个依布拉欣(即现任党魁安华依布拉欣),他也会应战到底。

说来说去,公正党正副党魁的决裂已是泼水难收,只差最后决战的王寇之分而已。

但故事说来又颇有趣,因为巫统与公正党至高领导层,都是是非缠身的污点人物。

巫统前任主席纳吉、时任主席阿末扎希、时任总秘书东姑安南都正面对舞弊官司,案件正在如火如荼审讯中,三人仍须厚颜出席党代表大会,更见扎希大言不惭,矢言要把巫伊两党的联盟合作进一步具体化,同时也将“全民共识”秘书署设于太子中心的巫统党总部。

另一边厢,公正党正副党魁却同步又分别蒙受涉身男男性爱丑闻的诬赖,警方查案水落石出之前,两人暂时只能力求明哲保身,难能去为党前路阐释方向。烈火莫熄口号20年之后的真谛,岂是从街头起义然后走回自家阋墙谇帚的吗?

难怪,有人用国语来戏言蓝眼:“Ini PKR Reformasi ke Reform Masih ke?”

讲到诚信党,这是希盟四大成员党最不起眼的伙伴,很少人断定它的基业能安然稳渡来届大选。在“生平无大志、只求六十分”心境下,党领袖都懂得安分守己,暂时没有大是大非的争议,连党职重选也没出现争权夺位的现象,大家只是排排坐吃果果就功德圆满了。

诚信党代表在辩论环节也立论稳重,除了出现奚落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无能的小插曲,竟也有党员面无惭色,要求党高层为基层领袖提供维他命-M。会场的经典的快人快语是:“搞政治就像走车,现在我们做了政府就像有能力买车,但车子没有油,叫我们怎样走呢?”

放眼希盟老大土团党,基层组织仍嫌松散,今年的党代表大会是否能在明年顺利举行仍是未知数,若再拖延,随时都有触犯社团注册法令的可能性,前程难卜。

至于行动党全国领导层改选,预料将在明年末进行,届时也是总秘书必须遵照党章换人的决定性抉择,林氏父子兵掌权时代是否就此写下休止符,或续由同路人来萧规曹随,墨守成规,届时将是一场考验。

- Advertisement -

所以,人民对替换政府的期望,短期间仍难具体实现,在本届国会任期所剩余的最后40个月考验期,仍是缺乏明确感既又充满变数。

正如智库EMIR Research民调显示,朝野政党领袖到底是为人民福祉而斗争,还是在自己的前途与钱途而斗争,当前的画面是令人眼花缭乱,造成人民对国家未来缺乏明确感。

学术性一下,若把希盟四党及其政敌(巫伊联盟及全民共识阵线)的内部斗争和对外施政的心态与体现,做个强弱危机分析(SWOT Analysis),你会毛骨悚然。因为马来西亚未来的政局,仍是一场没有内容的武打戏,也像好莱坞一直重炒漫画故事的冷饭,令人想呕想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