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解读成绩,既是技巧,亦为功夫。不同的视角,各异的取角,往往可以看到不一的风景,因而综合落差极远的定论。上报朝廷的奏章,下达百姓的报告,因而任由解读,各取所需。

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一经揭榜,我们再一次领教了这一门独家的取巧说辞。教育部的版本指出:科学、数学和阅读这三个领域,马来西亚进步了。但是,排名呢?

记者会上,教育总监所言,只是纯属鼓励的不吝溢美之词:我国的步履,正在接近平均水平。教育部的计划,是要位居全球平均水平之上,最终促成马来西亚排在前三分之一的国家行列中。

总分415,我国的整体KPI,远在得分555,名列榜首的中国之后。对比平均的487分,415显然也在国际水平线之下。说是接近,是大开玩笑了。那么,纵然貌似长进,深思之下,到底有何值得特别高兴之处?

- Advertisement -

早前《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定稿本,甚至立愿要在15年之内,把PISA和TIMSS的成绩,从倒数翻转:自当时的劣级,跨越中等的层次,一举晋入优秀的阶层。

自2013年算起,15年后,则是2028年了。屈指一算,距今只有短短的8年光景。是否可能完成既定的盘算?设想487分为标杆,这八年里,每年可得增长8分,才能顺利达标。

暂且不论最后如何冲刺,潘永强博士前在《迷路的中学教育·前言》(黑风洞:大将;2018)援引国际标准之说明,确实触目惊心:PISA评估每落后39分,相等于一年的学力。(页13)

什么概念?据此推算,马来西亚的学术程度,比起目前的总平均数,少了1.8年。如果和冠军较量,则输了3.5年。换句话说,修毕六年的中学生涯,这里的高中同学,其实只有大约等同中国的初中生。

如是推前,入学大专,情况将会如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匪夷所思的是,晚近国库所投入的预算,年逾600亿之多。对照成本,这点效益,确实差强人意,自不待言。问题到底是出自哪里?

空有红心,而不知肇因,兜兜转转的沉痾宿疾,怎么纾解?要害所在,是课本的撰写,不合国际的纲要?或是师资的素质,大不如人?还是硬体的设备,追不上现代的教学?要不然,自然大可怪罪学生的能力差之千里。

除此之外,教育部的方向摇摆,想必也是关键了。国阵执政之日如此,换了希望联盟上台,亦不例外。新任教育部长的心思,不在教育的改革,而是偏重不着边际,博君一粲的黑鞋和白鞋。

犹为耐人寻味的是,国内的考试,总是要比PISA为佳。前提《迷路的中学教育》所收江伟俊论述〈失信的教改〉曾举2016年SPM数学为例,多达26.4%的考生获A。相等每四人就有一人特优。相对PISA 2015之评估,特优学生只有2%之多。(页49)

2018年的PISA显示,闯过第二关的学生,比重只有微不足道的54.2%。先进的英国、加拿大、澳洲、纽西兰乃至北欧圈里的芬兰、瑞典、挪威、丹麦、爱沙尼亚,皆有八成以上。

据此分布置喙,吾国的学生,恐怕几乎多达一半,乃是不合格的次品货。既然如此,我们如何在未来的八年,立马改变这一大半人,推高PISA的表现,逆转残局,晋身最高层次的第一圈?

- Advertisement -

教育部之打算,似乎只是虚张声势。兹举2022年的小六评估考试(UPSR)英文试卷,将采用欧洲CEFR)的标准出题为例,佐证当中的不可思议之处。新闻发布之日,教育部发言人称,今后培训的老师,必须考获至少C1的等级。

用意虽好,可是,可能吗?2017年和2018年的SPM会考,考获英文A+、A或A-的学生,分别只有14.4%和 16.5%。余下另外还有三分之一的英文只得D和E。场景如此,教育部怎么吸纳足够的英文师资?

仅此这桩,可见教育部所行,往往是天马行空的试验。结果,时光荏苒,倏忽n年;窠臼依旧,桎梏不改。应对下一回合的PISA,自然也是设法从缝隙找到一丝亮点,一点聊以安慰:还不错嘛,科学,数学和阅读这三个领域,马来西亚进步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