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国家的资助和拨款,一些是显性的,一些是隐性的。显性的,全在账目上明白地显见,一目了然;一旦翻看每年账本,随之看到。但是,隐性的搀扶,则一般透过津贴支出。

医疗和药物,是当中一个广为人知的项目。因为国库扶持,只需一块令吉,国人即可在政府诊所求医。专科医生的收费,也只不过5令吉。定价匪浅的特效药,皆是免费长期共給。

对此政府一视同仁,遵照政府既定的通令,南中国海两岸中选的朝野国州议员,甚至享有第一级的住院配套。议员断然不会因为议员的政党背景和政治立场,因而有所偏差,不愿施予援手。

石油的补贴,则是另一个大家所熟悉的领域,国库的政策,亦然公平无倾。出自历史的因素,现有不少油站,或者多是国阵全盛当年旗下各党之党员。石油卖出,皆采用统一价格;绝对不会因为老板兼为马华地方领导,因而刻意贵卖。

- Advertisement -

同理,大城小镇的车主每次添油,经年累月也持续得到国家隐性的帮忙。否则,RON95的燃料,油屎的价格,则得按照全球市场起伏不定的自由浮动,自然不会是现在这个可负担的价码。

除了医药和石油,教育是马来西亚政府出手帮补最阔手的支出。一旦对照国立大学和私立大专的学费,大家必然可以从中发现两者巨大的落差。入读私专完成医生的课程,IMU网页标示需49万,如果转到海外继续,另加76-100万之间。但是,国立的收费,也许不及10%。

不仅是医科,各个科系,都是如此。如果国家的大掌柜,从长计议,心怀百姓,愿意从财政预算,配給一定的经费,则家长和学生的负担必然有所减轻,反之亦然;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拉曼学院的拨款,基本上正是这么一回事。建校以来,政府体恤华社家庭的处境,从没间断地帮忙到底。尽管拉曼确为马华所推动,思虑教育有教无类的本位,过去总有至少7个位的银两转来。

没有想到,既经改朝换代,当权的财政部长换上了林冠英,一方面继续支援伊斯兰党的丹州政府,一方面立马开铡,大砍拨款。2019年,拉曼所得,仅有550万。到了2020年,只剩下意思意思的100万,占教育部总得641亿令吉的0.0016%!

华社群起哗然,草根小民见之,第一时间纷纷挺身为拉曼筹款。黄泉安在〈拉曼学院与六叔咖喱面〉透露,六叔甚至因此成了网红。到了丹绒比艾补选,此事也成为希盟的死穴,促成华裔海啸,集体转身,把手中一票,一起全投给马华的黄日升。

信息是如此清晰了,希盟的当权领导,一方面说要检讨,可是,始终没有认真面对。拉曼拨款之处置,亦不例外,只试图通过校友会信托基金会,每年至少补贴拉曼3000万令吉,2019年甚至将有4千万云云。

- Advertisement -

如此这般的行径,显然是在磨蹭拖沓,无事找事,自陷泥沼。财长乃至在公务百忙之中,连同拉曼 校友 会的叶国煌同赴电视台讲解。但是,此时此刻,民间的想法,网民的判断,恐怕不以为然,否则华裔选票为何跌剩四成之微呢?

身为堂堂正正的一国财长,所需放眼的,是国务之经营,是经济之转型,是外资的吸引;为何为了这小笔钱,拉扯了18个月?远的不说,单是柔佛,截至11月18日,因为公司缩小规模,失业已有3896人。

满目疮痍,已经如此;财长的心思如果还不当一回事,而是尽管继续和马华和拉曼对着干,倘若还有补选,想必输得犹糟。要是不信,林冠英不妨指示黄德和杨美盈辞职测试之余,也和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公开一辩,看谁有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