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美食外送产业3年前开始蓬勃发展,劳力密集度高及入行低门槛,让阿元伯这样年过六旬的退休欧吉桑,也可接单养活自己。他一年半前开始送餐,一天跑九小时,赚1500至2000台币(约204.60至272.80令吉)。

但无人知晓阿元伯出身富裕家庭,幼时住四百坪花园洋房,家有司机、园丁和帮佣。父母事业有成但皆无暇管教,他流连赌场,20岁就欠下200万台币(约27万2796令吉)赌债,“我妈很气啊,还是帮我还债,不然被砍成八块咧。”

- Advertisement -

此后,阿元伯与豪赌恶习不断拉锯,十多年前他瞒着年迈老母,3年间输光她5000余万元(约681万9910)存款。母逝后留下5000多张股票,7间台北市中心的房子,他怕自己守不住,分别过户给姊姊和3个儿女,他不好意思地招认:“还是有偷偷卖掉100张股票啦。都输光了,大概快200万元吧。”

十多年前,老妻因阿元伯的一场婚外情,引爆了对他长年嗜赌、疏于经营家庭的不满,“她至今还怨我,我就出来租房子住。”他名下无资产,尚欠赌债近百万元,离家后只能担任保全,听说外送收入高,立即投入此业,至今共跑了6000多单,除维持温饱,另偿还银行每月6000元借款。

- Advertisement -

从少爷变成独居老人,他感慨:“是我活该啦。”他的赌瘾缩小为每日买200到300元运动彩券,偶尔去打输赢约万元的麻将。去年除夕,阿元伯送餐到下午四点,年夜饭去超商随意打发。其实老夫老妻未办离婚,也可回家吧?他像在赌气:“不用,我可以靠自己。”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