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子豪

老实说,如果任何人想要再一次以性丑闻来冲击安华,除非有非常实质的证据,如高清影片,不然注定徒劳。虽然说桥段不怕旧,使得动就行。但是很明显,马来西亚全民对于政治人物的性丑闻,特别是男男那种,已经极度疲劳、极度厌烦。

男男性爱短片自从成为安华1999年入狱的罪名后,就不断被用来对付马来领袖。安华在2013年大选过后也再一次因为这种男-男性事再次入狱。说实在话,对于安华这种罪名,在过去20年里,选择相信的人,在他第一次爆发性丑闻的时候就已经坚定不移的相信了;不相信的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也都一直坚信这些指责只是政敌炮制出来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终结安华的政治生涯。因此,前些天爆出安华又再有非自然性行为的新闻,影响民意的作用已经是不大了,因为终究还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马来西亚刑事法典规定,无论自愿与否,非自然性行为,包括口交,都是犯法的。男男性交当然也包括在内。刚刚安华被指控的“后庭门”事件,如果真的涉及强迫性质的,请受害者报案,让警方立案,并经行专业的调查,然后由专业的法官来进行审判。如果那是你情我愿的行为,虽然是犯法,不过请涉案双方可以不可以不要这么狗血?请把这种你情我愿过后爆发的矛盾,留在你们自家房间里的床上。请不要再用这种厌恶的新闻把我们这种普罗大众拖入你们政治、情感交集的恩怨里。我们马来西亚人民真的受够了!

- Advertisement -

马来西亚政治在过去的20年里,经历了一番龙争虎斗和波涛汹涌。的确,如果没有肛交案,就没有安华入狱;如果没有安华入狱,就没有公正党;没有公正党的话,就不可能在308一举夺下五个州属政权并否决国阵的三分之二大多数议席;如果没有308,就不可能累积了二十年的动能在509一举改朝换代。如果硬要说肛交案间接促成我国政权轮替,虽然牵强,但是却不容否认。

- Advertisement -

但是,肛交案也是个双面刃。无论这个男-男性丑闻是事实还是捏造,它已经成为马来政治的梦魇。只要有任何政治斗争,那么我们肯定看到它的影子。马哈迪为了把他捧上来的安华拉下马,祭出肛交案,还闹出了一台把床褥抬上法庭的闹剧。纳吉为了要延续政权的生命,也是祭出肛交案,再次把安华送入监牢。这次加码演出一套受害者把精液留存在肛门超过两天再拿去化验的神剧。正当安华和阿兹敏矛盾急剧上升之时,社交媒体上又出现了“貌似”阿兹敏的男男性爱短片,这次则有当事人亲自出来为吃瓜群众解析剧情,还夹带情感线,真的是精彩万分。

不过,无论多么的精彩,同样的戏码上多了,一样会累,一样会厌恶!在此我们敬请各位大人们,请你们放过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