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祖强的住家遇窃,偷走两个保险箱,不排除熟人所为。

卷入性侵印尼女佣风波的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住家遇窃,不法之徒是越过6尺围篱潜入屋内偷走家中两个保险箱,以及撬开铁柜并怀疑使用盛装脏衣服的篮子装着文件带走。

杨祖强周三发表声明说,让人费解的是,家中的所有房门都被打开,但只有先前女佣住过,并被指他犯下强奸案的房间没有被搜索。

他透露,他在11月22日就离开住家,前往吉隆坡直至本月1日中午12时30分,与两名孩子抵达家中时,发现家中入贼。他不排除这起事件是由熟人或是对其住家环境熟悉的人所为。

他说,他有必要对目前所发生的事件,向亲友说清楚,特别是他们很关心他的近况,并对他被不确实谣言中伤感到伤心。

他指出,他回到家时,就绕到住家的后部拿起扫把,准备清理家中的树叶时,觉察到家中后门被人打开,因此,他相信盗贼是从窗口锯掉2根铁枝的洞口潜入家里干案后再打开后门离开,但无法确认是什么时候发生。

- Advertisement -
住家屋后窗口2根铁枝被锯断。

他说,家中的楼下书房及二楼4间房的门被打开,房内的抽屉被人搜寻过,然而只有女佣先前所居住的房门打开了,但没有被人搜寻过的迹象。

他透露,主人房内的橱柜以及客厅里的两台保险箱被人偷走,保险箱内存放了重要文件,家人出门前,贵重的物品都会放在保险箱内,里头还有手表。

他说,以保险箱的重量来说,一个人是难以把它抬起,因此,深信入屋干案者会超过两人。

他表示,干案者好像知道里头存放了重要文件,一般的贼是求财,但这批干案者不排除长时间逗留,并推测不法之徒使用洗衣机旁用来囤放脏衣服的篮子盛装一批文件偷走,至于铁柜内的产业合约文件、地契和车卡,他需要进一步确认是否已经遗失。

他说,不法之徒对家中昂贵的电器如60寸电视机以及新款的大型摩托没有兴趣,似乎显然不是为贵重物品而来,迄今损失的现金及财物还没有统计出来。

他本身的住家是在围篱社区,在此居住了6年半,每个小时都有保安人员巡逻,还有保安亭,因此,他难以相信其住家会入贼,而这也非第一次发生陌生人进入他家中的事件。

杨祖强住屋的后门也被打开。

他说,他涉及的性侵案件中,化学检验报告没有他的DNA,却有两名来历不明人士的DNA,保安人员如何能够让陌生人潜入家中,更是令他感到费解。

“如果不是女佣趁我和家人不在时,化学报告为何会出现陌生人DNA,现在都不晓得是不是同一批人到来;而且,他们先前有没有留下甚么东西,现在回来带走,跟之前卷入的案件有没有关系,我不愿猜测背后是否有甚么动机,一切交由警方调查。”

他透露,他在报案后,警方已经前往保安亭进行调查,通过闭路电视画面发现一名20余岁华裔青年在他外出后到来找他,但他并不认识对方。

- Advertisement -

他认为,围篱社区非常安全,才没有在家中装置闭路电视,但现在不但需要装置,近期内还会安排专人来检查整间屋子是否被人装上针孔相机,因为接二连三的事件已在他身上发生,所以任何可能性都无法排除。

他说,当他报案后,警方就迅速抵达他的住家,并出动鉴证组收集及套取指纹,进行调查的工作直至傍晚。

另一方面,祖强被控性侵女佣案,随着怡保高庭驳回辩方律师要求将案件转交高庭审理的申请,此案将在本周四在怡保地庭过堂。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