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陈平骨灰返乡风波,适逢合艾和平协定30年,“马共”又再成为各方视角。此时此刻,胡一刀想到和平协定中鲜少人提起的一段秘辛。

原来,和平协定包括允许马共人员返马后组织新政党。

是的,这有确凿可据。和平协定谈判过程记录,实际上也是泰方负责的正式会议纪录,尽收录在吉迪将军以英文编写的《马来亚共产党、马来西亚、泰国——通过和谈结束马共武装斗争》一书里。

和平谈判并非一帆风顺,而且一度陷入破裂边缘。不过,关于马共有意返马成立新党的争议并非关键,代表泰方的吉迪将军记录了这一段秘辛。

- Advertisement -

最意外是,马共返马成立新党最先出自马方代表拉欣诺的建议。

根据会议纪录,拉欣诺(时任副总警长)要求,和平协定签署后马共必须解散,但他了解这将使马共领袖非常为难,所以他准备允许马共人员成立新政党或加入其他政党。

“政府可以给马共两个选择,一是签署和平协定九个月后成立新党,并解散马共;二是先解散马共,然后在签约九个月后成立新党。”

马共回应称不能接受解散要求。然而,马共考虑寻求妥协,把马共组织易名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劳工党”(Socialist Labour Party of Malaysia)。

“这既符合马来西亚政府要求,也满足马共延续和平的斗争。”

不过,马方质疑为何这个新党强调马克思主义路线?马共解释,马克思主义是和平哲学,不同于列宁主义或毛泽东思想的武装斗争。

话虽如此,马方认定马克思主义是外来主义,不被马来西亚人民所接受,而马共必须避免给人印象,“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劳工党”是马共的一个延续。

还有还有,返马后的马共人员可以申请成立任何政党,包括上述“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劳工党”,但必须先提呈申请才受考虑批准与否。(记录者注:马共代表对马方意见保持缄默)

在后来的谈判会议上,拉欣诺明确表示,马来西亚政府不反对马共欲成立的“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劳工党”,但这个新党党章欲纳入马克思主义将不被允许,至于新党注册申请需时一至六个月。

马共回应,考虑了马来西亚的政治氛围,决定在准备筹组的新党弃用马克思主义,不过希望马来西亚当局迅速批准注册。

拉欣诺指出,当前(谈判时为1989年)共有三个政党,包括人民党、行动党、砂人联党属于社会主义政党,再多一个社会主义政党没有问题。

1989年12月,马、泰、共三方终在合艾签署和平协定。根据协定第7条款,解散武装的马来西亚籍马共人员,可以自由参加政治活动包括成立政党,而马来西亚当局将尽快处理有关政党的申请。

然而,马共在谈判桌上虽力争成功,“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劳工党”始终没有成事。是因为主要领袖留居泰国,或是马共从来没有意愿进行?

合艾协定尘埃落定,陈平接受媒体访问,否认他要回马参加大选,有关组织政党则“尚待讨论”。不过,1991年陈平告诉路透社,他仍相信社会主义,并希望返马和300名追随者,成立一个合法政党参加大选。

当时他说,“我们希望在初步阶段,可以赢得一或两个国会议席。我们虽不能组成政府,但可做为建设性的在野党。”

- Advertisement -

马华林良实回应,马华向来门户开放,陈平若获准回马,马华乐意接受陈平加盟;行动党曾敏兴则回应,火箭信仰民主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并不相同,若陈平放弃共产主义思想,行动党张开双手欢迎他们。

时任首相的马老爷也称,政府不会阻止陈平组织政党,“假如他要组织政党,我不认为他会得到人民支持。”

岁月流逝,转眼和平下山已30年,马共领袖亦一一老去,包括陈平2013年离世。如今回看历史,马共解散不解散又如何?“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