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婉玮

收到Z的消息说,通过了博士论文的答辩,多年的熬炼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眼看博士学位的证书就快到手了,Z才敞开心房,一点点的述说着在他大学里的怪人怪事……

Z说他有一位让人称羡的指导老师,简称Y,对学生认真,为人正直又健康爽朗。Z跟Y相处多年都不曾遇到怪事儿,倒是曾有几次,师门的兄弟姐妹集体送了一份小礼物给Y,被Y严肃的拒收,表示吃饭聊天已足矣,何必额外送礼!

- Advertisement -

就在Z熬了几年,终于完成毕业论文,想展开一系列的“论文送审”和“答辩会”工作的时候,终于见识了Y的真面目。

Z的论文屡次遭到退回修改,Y从语法到文句把Z批得体无完肤。Z一直困惑,他自认这方面的水平受过不少教授的肯定,现在反而……半年内,Z沉沦于来来回回的修改论文,也逐渐的发现,Y从不明说修改的重点是什么,导致他处在循环修改论文之中。Z摸不着头绪,导师怎么变了个样!

就在这时候,师门的兄弟姐妹通过饭局一点点的透露一些Z从来不知道的真相。原来,大伙儿都曾私下送了Y点名要的贵礼。Z恍然大悟!难道Y的诸多挑剔是在暗示送礼的事?

但Z的格调高且傲骨,宁愿放弃学位,也不愿被人“潜规则”。他下定决心跟Y耗到底,看谁先摊牌。

经过两个季节交替,Y终肯让Z的论文送审了。校外专家一番审核后,Z的论文得到一致的好评,并获颇高的分数!最让Z欣慰的是,送出去的那份稿件,不存在Y半年来莫名其妙的修改建议。但是论文被白白的耽搁了几个月,也让他很无奈。

经过一番的“步步惊心”,Z总算可以解脱了!此时,他召集师门最后一次聚餐,却在饭局上听到师弟相告自身的经历,又是一番无奈。

- Advertisement -

原来,Y曾吩咐师弟写一篇文章投稿,并署名Y为该文章的“第一作者”。师弟受不了被Y吹毛求疵的修改过程,转个身,用自己的名字把文章一字不改的投给有权威的期刊,结果,人家也一字未改的刊登了!这等荣耀,让师弟开罪了Y,到现在还被拒见呢!师弟接着爆料,Y亲自帮两位女博士生写文章投稿,吩咐师弟找资料……这一爆料,让在座的大伙儿顿时“吃味儿”了。

据Z所说,有些国情特殊的大学里,研究生面对特殊的生存环境。研究生选了导师,一般都很难换人,退学重考也会面对与应届毕业生竞争的问题。人口多的国家,人人都是挤破了头,考进去的。

莫怪有研究生走上绝路了,想必是找不着人生的退路吧。哀哉!


- Advertisement -